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Kjetil Trdal Thorsen:尝试在建筑与公众之间建立“可触摸即可拥有”的观念

2014-10-29 15:22|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1402| 评论: 0

简介:   Kjetil Trdal Thorsen 是Snhetta设计事务所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并且正在与另一位合伙人Craig Dykers一同领导着他们在挪威奥斯陆的设计团队。这家事务所的作品涉及建筑,景观,室内和品牌设计,目前已经完成了许 ...

  Kjetil Trdal Thorsen是Snhetta设计事务所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并且正在与另一位合伙人Craig Dykers一同领导着他们在挪威奥斯陆的设计团队。这家事务所的作品涉及建筑,景观,室内和品牌设计,目前已经完成了许多各种各样的国际项目,其中包括亚历山大港图书馆,挪威歌剧院,以及911国家纪念博物馆。如今,Snhetta事务所正在忙碌于一系列设计和建设中的项目,如瑞尔森大学互助学习中心,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扩建,以及“零排放建筑”试点住宅等。在与我们的交流中,Kjetil介绍了事务所的工作模式,包括了他们跨学科研究的方法,设计与公众的关系,以及建筑与景观的区别,并且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了建筑与周边自然环境的联系。

建筑师

  Snhetta事务所是如何创立的?您和您的合伙人认为核心价值是什么?

  Kjeti Thorsen:“Snhetta建筑与景观事务所”这个名字是我们一群建筑师和景观师一同提出的,在奥斯陆斯托尔盖塔有一处很有名的深褐色酒馆,1987年我们在它的小阁楼上创立了这个事务所。酒馆的名字叫“Dovrehallen”,用英文来说就是“Hall of Dovre(Dovre堂)”。Dovre是挪威正中心的一片山区,而Snhetta山则是其中的最高峰。因此“Snhetta”这个名字在文脉上与奥斯陆有很直接的联系,而北欧神话中也有一部分是围绕它展开的。更重要的是,Snhetta一词可以指一座实体的山,亦可以指一处景观,就跟日本的富士山一样。这个名字代表了我们彼此间的共识,即在设计过程中将建筑与景观充分融合。跨学科研究方法是我们的一个很清晰的出发点,早期的许多项目也都在探索建筑与景观的交融,试图模糊两者之间的界限。建筑很显然具有了新的定义,而不只是景观的简单抽象。亚历山大港图书馆和奥斯陆歌剧院都是这种理念的代表作。在1989年赢得埃及亚历山大港的图书馆设计竞赛之后,Snhetta事务所成为了一个股份制公司。

  在创立至今的25年历程中,事务所的工作方法和观念经历了怎样的转变?

  Kjeti Thorsen:从一开始这种跨学科研究的方法就在不断演进和发展,如今我们将这种方法称为“角色互换”。理论上,在设计前期概念生成的阶段,任何专业的人员都能够参与到任意领域的工作中。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良体验对前期的抉择产生影响,也能防止偏颇的观点约束思维联想。从创立起,我们一直进行着较为有机的发展,但团队协作的观念却始终保持在设计过程的最前沿。而团队协作的价值又是由每个成员的不同特质体现的,设计的优先级顺序也从单一变为多样。如今,我们拥有来自27个不同国家,总计180人的团队,成员涵盖了图形设计师,室内设计师,景观设计师,城市规划师,建筑师和艺术家等不同领域,足迹遍布挪威奥斯陆、美国纽约、沙特阿拉伯德黑兰、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和美国旧金山。我们认为每一个项目,不管规模和复杂程度如何,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唯一性不仅仅是来源于项目所在的不同文脉状况,更是与当时的社会情况密切相关。我们的项目往往会被看作一种社交的工具,因此也尝试为使用者和游客提供互动的场所。这样的设计观从开始起就一直未曾改变,并且很显然在多年的试验中变得越来越明确,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这样。

  你们的事务所是如何将建筑和景观区分开的?

  Kjeti Thorsen: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因为“建筑”和“景观”这两个词的含义本身就是不断变化的。我们显然不会将我们的建筑看作是古典意义上的“房子”,以竖向实墙营造强烈的围合感而著称。另一方面我们也建造了大量的景观建筑,这样的人工环境与“景观”一词的原本含义也不尽吻合。建筑和景观这两个概念都在不断发展,如今它们已成为了新的存在。城市农业大概就是一个例子,我们最新设计建造的城市蜂巢也是这样。这个概念大概是与被保护的、未受人类活动影响的“自然”区别开来的。

  您设计的项目在面向公众开放方面具有怎样的观念?

  Kjeti Thorsen:Snhetta一直在努力将易于识别的可达性融入建筑,并力求在建筑中表现出积极容纳社会活动的态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尝试在建筑与公众之间建立某种程度上的亲密关系,创造出可供人触摸的实体,以此体现其公有的属性。但这种“可触摸即可拥有”的观念并不会对建筑实践的可能性产生约束,在建筑的实验性与公共性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但其他一些没那么纯粹的内容则有可能带来矛盾。

  你们的事务所如何在设计过程中融入客户的需求和意愿?不管是涉及到功能、社会意义、审美等方面。

  Kjeti Thorsen:和其他许多事务所一样,我们不仅仅将客户看作是出钱的一方,也认为他们的意见将对项目产生有利影响。客户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参与到项目早期的工作坊之中,并且成为“角色互换”过程的一员。这也让每个人都对设计的想法和概念产生共同的归属感。

  对于“零排放建筑”试点住宅,Snhetta是如何处理可持续性的问题的?请您从建筑的使用效率以及其他方面谈一谈。

  Kjeti Thorsen:这个试点住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试点。在设计过程中,我们遵循了“环境决定形式”的假设,但设计中完全没有用到新的技术。我们在建筑中加入了大量的交叉技术,以便对不同系统的实时性能进行测量,从太阳能到供热系统。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对于获取材料和建造过程中所消耗的能量进行了计算。为了能够测算建筑在环境可持续性方面的性能,我们需要追踪每种材料的来源并加以说明。比如,我们对砖的回收利用就减少了消耗的能量。另一个重点在于显著减少建筑使用过程的能源消耗量,我们从建筑的保温隔热和门窗位置入手进行处理。此外,建筑的维修成本和材料的长期性能也需要经过计算。最后,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均衡的居住空间,提供舒适的生活环境,这体现在功能布局以及室内外场地的使用上。

  能否详细介绍一下你们团队在911国家纪念博物馆中的设计方法?

  Kjeti Thorsen:简单来说,重点在于我们如何理解这个任务本身的人文和政治复杂性。我们一直认为这个项目会处于持续的争议之中,而并不能够用功能和审美价值来进行考量。这样一种“有争议的建筑”具有开放的姿态,可以激发出许多主观的理解和观点,让那些比设计师更受911事件影响的人能够参与其中。这种耐心的态度实际上几乎是设计此纪念馆的必要前提。

  请问你认为网络资源和媒体对建筑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Kjeti Thorsen:有影响是毫无疑问的,问题在于,就像你所说的,如何影响。在我们这个专业领域的媒体转型过程中,建筑具有了更为宽泛定义,变得难以定义,内容上更加多元化,并且作为表现手段被滥用。同一时间内在世界各地有大量建筑作品不断涌现,这突然间都变成了实时信息,让我们不得不优先考虑自己的利益。我认为网络上无尽的信息就如同Italo Calvino对城市的理解。重要的是这会给人提供机会,但却不是必须利用这些机会。我们只需要知道如果我们去寻找信息,信息就会出现在我们眼前。反过来,无论是在实践中还是学术界,这又将促进更快速,更前沿的建筑研究,从而有望使得建筑实践在未来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就个人而言,目前专业之外的哪些东西让你着迷?它们对你的工作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Kjeti Thorsen:我最近开始登山,而且我滑雪已经好几年了。我着迷于我所在的,或是我在其上的事物跟我之间产生的亲密关系。这种亲密关系大概只可以用身体接触来实现,并且是非常容易转移到建筑创作之中的。

  您对建筑专业的学生和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Kjeti Thorsen:眼光要长远,充分调动你的全身并且安排好你的时间,集中注意力。

  目前的哪个项目最能让你感到兴奋?

  Kjeti Thorsen:永远是最新的一个,它可能每周都在不断变化。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