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建筑评论家眼中的程泰宁

2014-8-23 22:37|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26246| 评论: 0

简介:采访 _ 袁佳麟吴焕加清华大学建筑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建筑》杂志编委会主任委员,中国建筑师学会理论与创作委员会委员。北京土建学会建筑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著名建筑评论家我与程先生见面的 ...
采访 _ 袁佳麟

吴焕加
清华大学建筑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建筑》杂志编委会主任委员,中国建筑师学会理论与创作委员会委员。
北京土建学会建筑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著名建筑评论家

我与程先生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一直都保持着书信往来。2007年的时候,他写了封信给我,至今我仍记忆犹新。在信中,他说到现在还记得他在学生时期看到的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文章——《西方现代建筑剖析》,这大约是1961年的事,当时的那个文章是《人民日报》上第一篇发表的关于建筑的文章。内容挺“左”的,但是当时不“左”就发不了,程先生在2007年给我的信中回忆起这文章时用“明批暗褒”把我当时的写作目的说了出来。他还开玩笑道,什么时候把他留着的当年的那份报纸裱好送给我。我与程先生的交往可以用“君子之交淡如水”来形容。

我对他作品的了解其实也都是间接从杂志、书本上看到的,因为我都在北方,而程先生的作品一般都在南方,所以没怎么亲自去看过。但是他的作品确实做到了他书中提出的创作理念:第一,立足此时、立足此地、立足自己;第二,守正出奇、创新江南。中国的建筑师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面临着如何处理中外和古今关系的问题,从批判到接受再到批判,现在这几年,外国人来中国做的项目多了,国人就开始反感,觉得是狼来了。现代建筑的根其实是在西方,而我们是引进和移植的,与中国传统建筑相比,材料、结构、使用功能和技术全都不一样,这就是造成这种现象的最大原因。而程先生在这点上处理得很好,他从此时此地出发,而并不是一味地说中国的古建好,程先生在浙江美术馆的设计中大胆地用钢结构来做屋顶,但又保留了古建的韵味。

在这几十年中,程先生很低调,一直都在默默地工作,他的作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精致,而且繁简适度。比如他做的南京博物院的扩建,并不是完全扣个大屋顶上去,而非常注重细部。

我还有个比喻,程先生是建筑界的潘天寿。潘天寿也是杭州人,是国画大师,他画的虽然是中国画,却又与传统的不同,无论是在手法上还是在构图上都是新奇的。

\
杭州铁路新客站局部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