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坂茂:我的建筑设计目的是为小众群体服务

2014-4-8 09:16|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993| 评论: 0

简介:  刚刚获得 普利兹克建筑奖 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于2014年3月31日前往四川雅安芦山县,对中国第一家 “纸管”幼儿园——太平镇苗苗幼儿园 进行了现场确认。这间幼儿园建成后将是坂茂先生在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后的第一 ...

  刚刚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于2014年3月31日前往四川雅安芦山县,对中国第一家“纸管”幼儿园——太平镇苗苗幼儿园进行了现场确认。这间幼儿园建成后将是坂茂先生在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后的第一件完成作品。

  笔者通过西南交通大学建筑系老师邓敬老师与殷红老师帮助,由他们携带问题在雅安幼儿园施工现场对坂茂先生进行了一个快速小访谈,十分感谢这两位无私的老师。

  坂茂早在1994年就开始参与灾后重建,2008年的“5.12”地震后,坂茂在成都市为华林小学设计了一所“纸”学校,该学校的主要结构都由低成本并且安全的特殊纸管搭建,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一个月内便建成。明亮舒适的学校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临时学习场所,让许多人过目难忘。

  在坚持探索“纸”这个材料这么多年,“纸”的什么特性最打动你?你觉得它还有哪些新可能性?

  坂茂: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人们都在关注纸这个东西。现在每个人都关注纸,纸是木头做的。但是纸可以用作卷筒,很便宜,就像我说的,它很便宜,但是质地坚韧。但不管怎么说,纸就是纸而已。

  你的灾后避难所,在世界上任何条件艰苦的场所都保证了作品的极高完成度,有什么心得分享给大家?

  坂茂:我不觉得我做了什么。我只是常去受灾现场,看看那里的灾民需要些什么。比如2008年,我们在灾区建了一所小学。当时我还建了房子,是那种救灾时的临时住房。但是那里的人说他们不需要临时住房了。所以我们找到了当地校长,她请我们盖一所临时学校,我们就盖了那个小学。所以我会去现场实地了解当地人的实际需求。在那个特定的时候,人们需要的就是一所小学。所以,其实我也没有改善灾后环境,只是帮人们找回一些他们失去的东西。有些人设计建筑是为了大众,而我的目的是为小众群体服务,他们遇到的困难政府解决不了,那我愿意帮助他们。所以我可能做不了你想象中的那么多事情,我要去现场找那些遇到某些困难需要得到帮助的特定人群。

  你已经在中国有两个作品了,你对中国的环境有哪些感触,有哪些建议?

  坂茂:哈哈哈。其实我在长城附近建过一幢家具屋,用的材料是竹片。我对竹子这个材料很感兴趣。但我用的不是整个管状的竹子,因为管状不容易成型。所以我把它们做成竹板。家具屋是“长城脚下的公社”建筑群其中之一。

  你是否渴求作品的永恒性?

  坂茂:我设计的建筑看起来不太符合常规,但它仍可以历久弥坚,这取决于人们的看法。就像1995年,我在神户建的纸屋,那里的人很清楚,只使用10年。

  后来纸屋迁到另一个受灾城市——台湾,在那里,纸屋变成了当地的教堂,并将永远矗立在那里。所以,如果人们喜欢一个建筑,它就是永恒的。

  如果开发商盖建筑是为了赚钱,就算是混凝土建起来的高楼大厦,也是暂时的,因为他们只靠那块地赚钱,并不在乎建在那里的是什么建筑。所以,即使是混凝土做成的,它也是暂时的。即使纸做的建筑,只要对人们有用,就能变成永恒的存在。

  如何看待zaha hadid 事务所的合伙人Patrik Schumacher在Facebook上说:“是不是说那些想得普利茨克奖,或者诺贝尔物理学家奖的人就得在自己的东西里混上点人道主义关怀呢?”

  坂茂:每个人有不同事情要做,我是那种为毕生事业而不断前行的人。人们有不同的目标,不同的法则,有不同的利益,不同的目标。

  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什么困难的时期,你又是如果度过这些困难时期的?

  坂茂:我遇到过困难时期,事实上就在我设计蓬皮杜梅兹中心的时候,我预计是5年完成,结果我们花了7年。到最后一年我们还没拿到钱。 还有就是2008年我们遭受了经济冲击,我是指非常大的财政赤字。那时是在建一个博物馆,那段时间真的比较艰苦。

  你是如何克服那个财政困难的呢?

  坂茂:我自己承担了所有花销。

  削减预算?

  坂茂:是,实施了好几年。

  你未来的计划?

  坂茂:我现在正在做详细的项目计划,因为菲律宾去年十月遭受了地震,十一月又遭受了台风影响。所以我被邀请设计一个临时教堂,同时我们在宿务市有一个在建的临时避难所。这就是我目前的工作内容。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