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简学义:设计是去找到答案、去发现

2014-4-8 09:26|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913| 评论: 0

简介:   设计剎那间就完成。   这玄妙的说法是建筑师 简学义 对创作状态的描述,他认为,当灵光在创作者脑中一闪而过,作品就已完成了,而建筑师则像灵媒一样,将自身感受到的真实,透过设计缜密地展现出 ...

  设计剎那间就完成。

  这玄妙的说法是建筑师简学义对创作状态的描述,他认为,当灵光在创作者脑中一闪而过,作品就已完成了,而建筑师则像灵媒一样,将自身感受到的真实,透过设计缜密地展现出来,这其中的每个阶段、每个时间的切面则都要纵观全局,一体地从开始连结到最后。

  过去,简学义完成了台湾许多代表性建筑,包括莺歌陶瓷博物馆、国立传统艺术中心行政大楼,以及近期的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等,这次笔者藉着他与画家李安成的“默墨”联展,特别于淡水专访到简建筑师,访谈中,他从《红楼梦》聊到建筑师的角色、少年时的学画经验和建筑理念,更应景在情人节当天爆料大学时写情书的经验,让这段午后傍晚的时光充满了阵阵欢笑声。

  建筑是身、心、灵的容器,是人与自然的界面,是人类与自我存在的展现。

  自1970年代向画家李德学习绘画开始,建筑师简学义获致了在艺术领域的思想启蒙,而后也展开他数十年从事建筑创作,以及关于自然、空间等哲学思索的历程。

  在他所设计的莺歌陶瓷博物馆、宜兰二二八纪念物——历史之澄镜、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等作品裡,除了满足建筑之于使用功能的世俗需求外,他也透过有限的形式语言来塑造对建筑抽象性的思索,或场所精神的诠释,即便对他而言,这个漫长的建筑创作过程,相较于整个绵延的人类历史,或甚至是无边的宇宙,仅仅只是短暂的剎那。

  而简学义也屡屡在作品裡试图超脱建筑可见的形体表象,除了反映在作品空间语言的呈现外,多年来,他也在心性思维上有所转变,他说:“从前到欧洲旅行,都带着相机到处拍,看的是现代建筑;现在旅行就都不带相机,然后主要去看古建筑,进到像高第(Antoni Gaudi)的建筑或哥德式的空间里,虽然可以感受到建筑华丽的形式,但教堂空间的力量还是存在,不一定是因为它的尺度。”简学义从建筑旅行的经验,来解释这份对于空间体悟上的转变。

  “建筑超越了社会和文化的人间性,它更广泛地将此人间性包含于人与自然之间的宇宙性中,现代的台湾人缺乏这一类的了解,只能从表象的人为的记号与象徵中去阅读,而很少理解自然中抽象的事情。”简学义在多年前曾撰写了一段,阐述自身建筑观念的论述,时隔十多年后,当代社会依然充斥着符号表象意义的生产与追求,然而简学义仍然坚持建筑抽象性,乃至于精神层次的意义追寻,“愈形式化的东西,神就越少,有点像爱因斯坦的质能理论E=mc,建筑的呈现也是有这些层次的,而我个人的心性比较倾向无形的这边。”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