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雅克·赫尔佐格:建筑师必须增长智慧

2013-10-31 18:50|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2360| 评论: 0

简介:  “建筑就是建筑,我完全反对具象,我的建筑的力量在于观者看到它时的直击人心的效果。”——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   在您的论述中,艺术是个永恒的主题。您是怎样定义建筑和艺 ...

  “建筑就是建筑,我完全反对具象,我的建筑的力量在于观者看到它时的直击人心的效果。”——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

  在您的论述中,艺术是个永恒的主题。您是怎样定义建筑和艺术的关系的?

  雅克·赫尔佐格: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建筑?事实上,在找出今天建筑和都市生活的可能性的过程中,我们对建筑是什么非常感兴趣,因为它可以对我们每天的生活、每个人的生活作出贡献。从这个角度上讲,艺术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很多有趣的理论得至0发展,并且比建筑领域能够吸引更多有趣、有创造力的人。这些人对研究的态度更加开放,比起守旧的东西,他们对开发新的东西更有兴趣。

  我们从没想过要让自己的建筑看上去像艺术品。我们总是把它们当做城市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我们的参与,都是附属于改变的一部分。事实上,我们通常与那些不会把我们的建筑解读为艺术品的艺术家和科学家合作。在你听来这可能自相矛盾,我们很多建筑的那些看起来很艺术的特点都是来源于一些建筑学的理论。也就是说,当我们在办公室里进行设计和思考时,它们已经充满了建筑的能量了。

  20世纪60年代的艺术家们宣称“当艺术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时,艺术就成为了唯一有意义的”之后,建筑是否还是艺术工作发展的理想天地?

  雅克·赫尔佐格:我们与很多艺术家的合作,特别是与Remy Zaugg的合作——比起画家,他更像个理论家——这不只是美学上的讨论,而是要去找出对当代城市和公共建筑“开刀”的理论和形式。例如,第戎大学对巴塞尔第三种族地区的城市研究,还有慕尼黑20世纪博物馆工程的建设。我们也感觉到很多当代的艺术家们正在分享参与设计公共空间的乐趣。对于他们来说,这给了他们在一个更大尺度上发展的可能性,这在城市的尺度上是历史性的,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很有趣的合作伙伴,他们在与建筑师合作之前已经对建筑有了一定的认识。如果我们的巴黎Jussieu图书馆的工程能够实现,我们就应该与德国画家Gerhard Richer合作。他的早期作品包括一些巨大的室内模型,都体现着更大尺度的建筑。

  在您对建筑界限的研究过程中,您是否留心到建筑学正在从一个更加技术的学科向一个更加艺术的学科转变。让我们谈谈创造“有意义的环境”吧!在对环境整合的过程中,建筑师和艺术家分别处于什么位置?

  雅克·赫尔佐格:现在,只有很少的事实会被注意到。即使是在公共空间工程的合作中,艺术家们也常常回到他们的工作室,做一些传统工作,例如写作、绘画、摄影等,也就是说,他们在做一些能够使他们再次回到城市内部的工作。建筑师们则总是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工作,他们不能逃走,尤其不能摆脱在建造大型建筑过程中产生的巨大的压力和不断增多的约束。一位建筑师,如果在面对这些复杂的问题时不能作出完美的专业组织的话,你就不能称之为合格的建筑师;因为不断增多的“困难”已经成为了当代建筑的一部分。这些困难是必然的,几乎成为了今天生活文化的本质表达。如果不能被应用到现实的建筑中去,那么任何艺术性的建筑理论都是没有价值的,甚至是滑稽可笑的。但是,因为“创造有意义的空间”是那么重要,是必需的,所以建筑师必须增长智慧,以便用来创新空间设计,并使它们成为现实中一个可能的且是需要的部分。我们在最近的工程——SUVA大楼中已经有了这样的经验,其中发展了一种全新的立面工艺。在我们对信号塔提出铜条建议时,无论在技术还是在经济上,没有人相信它可以实现。

  您的论述中也常常提到自然。您是怎样提升您对艺术、人工物和其自然过程的兴趣的?

  雅克·赫尔佐格:比起把艺术和自然过程看做对立面,我们更愿意把它们视为统一的东西,视翘一个结合体。我们不再相信自然和社会是一个辩证对立的系统。如果我们提到色然,我们的意思是指生物的、化学的和物理的过程,我们可以通过描述这些过程来认识自然。同理,我们说人工和艺术过程,是指可以通过它来理解我们自己的自然,我们天性的感觉和感情,还有我们对自然改变的效果。

  我们已经从化学工程和晶体描述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且比较了微观结构,也就是不可见的结构,例如材料的原子栅格。而这些材料或物质的可见的样子和性质会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把以上这些想法汇总成了一篇文章,名字是《自然界的隐藏几何学》。我们对了解这些裸眼看不到的事物很好奇,这些事物正在成为对我们极其有意义的东西,并且最终将成为像形状、颜色和物理特性一样可靠的物体性质。譬如说,大山里的山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具有不同的矿物质的晶体结构(不可见的),才使得一座花岗岩的山和一座石灰石的山有着不同的形状和性质。

  在可见和不可见的世界之间存在一个联系。虽然人们很坚决地将它们分开,可它们还是一个整体。即使到了今天,大多数人和建筑师将“现实”理解为他们可以看到或掌握的东西,他们不能也无法接受更远的真实的存在,包括自然界和人造物。这个事实的重要性不在于建筑师构思建筑的方法,而在于对社会经济和生态的影响。

  在20世纪60年代,你们这代人接受教育的时候,您对自然科学比对社会科学有着更多的关注。我对这点很感兴趣。

  雅克·赫尔佐格:社会学和心理学与自然科学是类似的,它们与人造物也是类似的,如艺术过程。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我们在1977年就职于他在巴塞尔的“Feuerstatte 2”工作室——关注于这种相似性。他的工作就是在一些看起来完全不同的东西之间寻找联系,也就是说把煤气的形状和性质与一个拥挤的人群做比较,或使用铜和铁的对抗和联系来象征男人和女人的性质。

  您能否形容一种在自然和文化、人工之间的马尔库塞式的连贯性,其中建筑和规划起到了调和的作用?

  雅克·赫尔佐格:对我们所思考的联系自然、社会、人工和文化之间的东西来说,连贯性是个不错的词。在我们的工程中,我们试图增强和发展这样的连贯性。这种方法可以被视为对汇编自然和文化信息密码的寻找过程。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