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让空间变得快乐起来

2013-10-31 18:26|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1188| 评论: 0

简介:  “在这个变迁的时代,凡事不能立足于某种成见而要在实际操作中不停地反省和思考。”——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Christian de Portzamparc)   纽约的LVMH大厦,日本的居住建筑,柏林的 ...

  “在这个变迁的时代,凡事不能立足于某种成见而要在实际操作中不停地反省和思考。”——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Christian de Portzamparc)

  纽约的LVMH大厦,日本的居住建筑,柏林的法国大使馆……你的作品在国外得到了无数的溢美之词。你是如何与其他地区的文化相互融合的?

  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在海外工作是很令人兴奋的。但是,我只是在日本的福冈创造集合式住宅的时候,才真切感受到了自己正面临着一种文化差异。在那里,住宅的设计必须符合日本传统的住宅形式,但是同样需要混合,因此在这些住宅中须要设计有一个很西式风格的厨房。我在这里的经历激励我思考一些关于集合式住宅的问题,因此我认为在日本的设计比在法国的设计更加具有吸引力。

  在其他的国家中,你有更多的东西可以借鉴和采纳,比方说,穿过起居室到达卧室而不需要一个独立的走廊,这样的做法将一些可被利用的空间发挥到一个极限的状态。不过从相反的角度来看,以一个新鲜视角来看待当地的本土建筑,会轻易地发掘出我们通常认为的新颖的解决方法,但是不久你将会发现,这不过是当地建筑文学中的一些陈词滥调。

  在纽约,你的建筑总是与其周围的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因为它们打破了原有的秩序线。

  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在那些城市中我们遵循城市规划原则工作,我会发现这里原有的建筑秩序是那么的精密。但是,尽管有这样的秩序提供参照,我仍然按照自己还算独特的方式进行我的设计。事实上,在每一个城市中,任何建筑的实践都好像一首诗的创作,具有自己独特的数学模型和形式约束。这是一个不断地适合于当地文脉要求的问题,对你来说这通常是陌生的、唯一的,但在此之前又一直存在着的。

  你是如何完成驻柏林的法国大使馆建筑的设计呢?

  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这里也是一样的,城市文脉对于建筑立面的约束是十分严重的,这个立面是通往一个巴黎式区域的门,同时又紧邻着著名的Brandenburg Gate。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最重要的是,我尝试着创造一个非常狭窄的、辅助性的空间,围着几个巨大的高墙般的建筑物环绕着,用以居住,同时使得它的内部尽可能地舒适并且令人愉快。为了给这个空间创造这样的一种感受,我决定在这些建筑物之间设计一个中心庭园,并且覆盖玻璃屋顶。在德国,如同其他的北部国家,无论天气条件的制约,人们都会倾向于获得更多的新鲜空气。因此,我希望每个人能够打开自家的窗户呼吸新鲜的空气,看到植物生长在任何一个角落——花园。

  在法国,你的设计模式与其说是一位建筑师,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位城市规划师。在你工作的行政区,你倡导街道的复原。这是为什么?

  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几个世纪以来,特别是从中世纪以来,街道形成了一种网络作业的模式,这种模式又进一步地构筑了村镇或城市的框架结构。它们促使人们去确认自己在这个城市属于的哪个部分,而且象征性地从私密空间中划分出了公共空间。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现代建筑则逐步占据了支配性地位,它们驱使着城市划分的模式转变为功能性的空间分区,如交通空间、居住空间、工作空间……

  居住建筑,曾经是沿着街道建设的,现在却演变成更加独立和自治化。建筑师渴望解放它们,使它们完全自由地建立在令人愉快的绿地上,由一条美丽的小路速往远处的街道。这个构思的初衷是充满着善意的。但不幸的是,一些现实性的问题制约了这个构思,因为在这片绿地的周围建有一座体育场、一所学校、一个邮政局,而且还将有一些其他的建筑物在这里落成,因此这片绿地也将逐渐地转变成停车场或者是购物中心……住宅建筑也将被压缩在狭窄的空间和混乱的秩序中,甚至是被排挤到偏远的郊区,这对于现在居住在城市的人们应该并不陌生。

  而在传统的城市中,住宅建筑丛生在一起,这为未来的建设提供了无限的弹空间。令人感到荒谬的是,很多现代城市,它们用宝石装扮出自己的美丽,却无法考未来的发展;尝试着去改善La Defense区,这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或者说至少非常昂贵的。这座城市已经不再具有可塑性了,无法按照设计者的意愿进行任何改变。尽管如此,这里依然没有对此进行细致说明的必要了,因为这座城市的变化已经引起了它的地质基础的畸形生长。

  建筑师会如何面对那些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的空间呢?

  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我认为一步一步踏实地建造是很重要的。任何的变化都应该是逐步积累的结果。这是新城市结构的反复推敲问题,是与传统城市结构磨合的问题,也是现代建筑品质的基础问题,这需要空间的自我进步。同时,我们有必要重新解释什么是梦想。就我的经验来说,我的第一次尝试是被推荐在Rue des Hautes-Formes(巴黎的第13行政区)建造“隐秘岛”。第二次仍然是在法国,这次是在它的Left BankZAC项目中。这个项目位于重建区,在法国国家图书馆的周围。这次的参与,我仅仅是作为一名规划师,将沿街建筑的传统阵列通过更自由的建筑立面、高低交替的建筑结构以及全新的虚实关系进行的重新排列,而且在建筑物之间,为门窗设计的视线都通向美丽的花园或者令人轻松、愉悦的种植庭院。

  但是,这些都是基于城市文脉的。在蒙彼利埃(法国南部城市)的边界线上,我提出了一种花园城市的概念,从而取代了传统居住区的形态。这一概念占用较小的土地面积,目的是为了保护这里的葡萄园和橄榄树创造的优美环境。超越设计的原理与法则,建筑首先应该有助于使生活变得更美好。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