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江苏沭阳县委书记蒋建明:“不能把老百姓人为对手化”

2013-8-27 14:25|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984| 评论: 0

简介:  20年前,沭阳以官员们怕去的苏北穷县而闻名。在当地人看来,这个当时拥有174万人口的全国人口第三大县,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1996年底,宿迁市委常委、副市长仇和兼任沭阳县委书记,强力推行改革,沭阳实 ...

  20年前,沭阳以“官员们怕去”的苏北穷县而闻名。在当地人看来,这个当时拥有174万人口的全国人口第三大县,“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1996年底,宿迁市委常委、副市长仇和兼任沭阳县委书记,强力推行改革,沭阳实现了超常规的发展。2002年5月,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批示:“要学习沭阳的基本经验。”

  自仇和开始,沭阳以改革而出名。十多年来,改革和创新,已经成了沭阳的“标签”之一。用一位退休干部的话说,“你要是没有搞点创新,你都不好意思说在沭阳干过。”

  2002年6月,沭阳改革风头正劲的时候,蒋建明来到了沭阳,半年后担任县长,2009年1月接任沭阳县委书记。在沭阳工作十多年的他,如何看待发展和改革创新的关系,如何看待县委书记的权力,以及维稳等基层治理的重要话题?

  县委书记是与非

  当仇和离开沭阳的时候,沭阳已经建起了一条连接京沪高速的宽马路。这条路先被人批为“劳民伤财、面子工程”,后来又被称为“开放路、致富路”。

  前后差别,折射出对县委书记工作评价的复杂性。作为地方一把手,他的方法、手段直接影响地方经济发展,同时他又面对基层的多元评价体系--一些数据,一个排名,老百姓口中的闲言碎语,往往导向的是截然不同的评价。

  记者:沭阳近年的变化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蒋建明:1996年的沭阳,历年累积财政赤字和欠发财政供养人员工资将近1亿元,而当年全县财政总收入才1.2亿元,连县委、县政府办公经费都无法保证。而到2011年,沭阳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已经稳居苏北23个县(市)之首,在江苏50个县(市)中也能排到第13名,主要经济指标在高基数上实现了高增长,特别是近年来保持了两年翻番的快速增长势头。

  记者:县委书记责任重大,工作也很辛苦,但在公众评价和自我评价之间常出现巨大反差。如何看待?

  蒋建明:老百姓对我们的评价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一是你本身能力怎么样,工作实绩如何?二是信息是否对称,你做的事老百姓是否都知道?老百姓可能并不知道你付出的辛劳,他看到的是你的另一面。三是由于老百姓认识水平的差异、考虑问题角度的不同,会对事物形成不一样的看法。

  有时候,双方看法产生偏差,和我们做事的方法、理念有关系。你感觉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但老百姓可能并不喜欢你的方式、方法。所以,关键要做到过程和结果相统一,不仅决策上要得到老百姓认可,实施过程中,也要得到老百姓的支持。

  “以前用人方面干扰太多”

  2009年9月19日,一个叫“大红枣子高高挂”的网友在百度网“沭阳吧”发了一个名为《蒋书记网络会客厅》的主题帖,向网友征集问题,引起热烈响应。

  在网友推动和沭阳县委支持下,“网络会客厅”成为蒋建明听取群众意见的重要途径之一。他要求所有乡镇、部门一把手都实名上网,限时答复、解决网民反映的问题,对不能及时实名回复的乡镇和部门“一把手”进行督查问责。

  记者:沭阳推行了行政权力公开运行,为什么不实行县委权力公开透明运行?

  蒋建明:我们虽然不是县委权力公开透明运行的试点县,但事实上县委各项权力都是公开运行的,凡重大事项,都会召开县级领导班子会议讨论和决策。例如,用人权是县委最重要的权力之一,这方面我们全部公开透明,首先是按照工作实绩来考核,优秀的进入人才库,领导岗位出现空缺时,必须从人才库里选人。进不了人才库,想别的办法也没用。

  说实话,以前用人方面干扰太多。我刚做书记时,遇到的最大困惑,就是打招呼的太多,有的找到我多少年前的老师,找到我以前的老领导,找到我的亲戚朋友,什么关系都能找。2009年1月11日晚上,上级刚宣布我担任县委书记后,我当晚就收到一封信,是一个乡镇的原党委副书记想要做党委书记,帮他打招呼的人在我心中也很有分量。这样的事情就很难办。

  这种现象导致了两个结果,一是干部会把相当精力放在找关系上,另一方面也牵扯了我自己的大量精力,应付这方面事情也太难,处理不好就容易得罪人。

  没有办法,我们就搞考核,有对一把手的考核,也有对副职的考核。所有干部都按照同样标准来考核,凭实绩论英雄。为此,我县也先后被省委组织部和中组部确定为“健全调整不适宜担任现职干部”改革试点。

  记者:平心而论,你觉得县委书记的权力是不是很大?

  蒋建明:平心而论,是大。如在用人问题上,上级对县里某个单位、某个人的评价,首先要听县委书记的意见。像市委在提拔使用一个干部时,首先要征求我的意见,县委书记的看法非常重要。

  县委书记是一个地方的核心。如果你诚心诚意想为老百姓做事,你就能做很多的好事;如果你心思不在工作上,老百姓和这个地方就会遭殃。就看你在这个岗位上到底想干什么。

  记者:既然你也觉得县委书记权力很大,是不是应该建立一些制度来“限权”呢?

  蒋建明:我觉得权力公开透明、规范运行就行了,不用限权,重点在于你的权力是干什么的。如果县委书记的权力是为自己的,那你就不应该有这个权力。如果这个权力是为老百姓服务的,那就根本无需要限。

  打个比方,假定我的权限是100%,如果用来为老百姓服务,用足用活完全应该,而且权力越大承担的责任就越大。如果你把权力限得只有原来的10%,但那是为自己的,这就应该吗?

  现在,沭阳很多官员对工作都很在意,压力很大,“网络会客厅”上提出的问题不及时回答、解决,工作没干好,处于落后位次,我们要通报、处分、调整甚至降职。如果没有这个权力,我们处分不了他,动不了他的位置,那干部干好干坏不就一个样了?

  记者:一些地方为了稳定县委书记的任期,采用了“高配”副厅级的方式。你怎么看?

  蒋建明:我就是被“高配”的,我认为“高配”应该,但必须有严格要求,对符合条件的优秀同志予以高配,以体现关怀和激励,因为县这一级承担的责任巨大。

  而且我觉得,不仅仅县委书记要“高配”,干满一届(5年)考核优秀的县长,也应该“高配”。我在省直机关做过处长,深知一个地方书记、县长责任重大。县级干部面对具体工作和矛盾,一手抓发展,一手抓稳定,“高配”可更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必须学会“减稻草”

  清散文家袁枚,曾经担任过沭阳知县,在他为沭阳编写的县志上,第一句就是:“沭阳民好诉讼,性懒惰,思赌博,喜争斗。”

  在沭阳老城中心,曾有一个“三匹马”的雕塑,当时人们编了个顺口溜:“三匹马,没方向,一匹去北京告状,一匹去南京要账,一匹去乡下扫荡。”蒋建明说,这是过去沭阳社会状况的真实写照,“‘信访重点县’、‘计划生育重点县’、‘金融高风险区’……好的没有我们,不好的我们一个都不落。”

  现在,沭阳五次蝉联“江苏省社会治安安全县”,信访工作连续八年保持赴省进京上访“零登记”。但在蒋建明看来,“成绩”是“易碎品”,“今天是先进县,明天早上醒过来可能就不是了。”

  记者:中国进入了利益格局多元、矛盾多发时期。你如何看待维权和维稳之间的关系?

  蒋建明:老百姓维权十分正常,政府维稳完全应该。二者本来就不矛盾,政府维稳是维护绝大部分人的和谐平安。但现在问题是,大多数人的诉求是合理的,但也有少数人诉求不合理,甚至还有个别人是在恶意煽动。这些现象交织在一起,就使得当前的利益诉求日趋多样化和复杂化。利益格局多元,对社会进步并不是坏事,但个人利益极端化,对社会的和谐稳定是极为有害的。维权是实现民主的途径之一,但发展民主必须与实行法治统一起来。

  关于维稳,要树立“打基础、全覆盖、易碎品”三种意识。“打基础”是说做好各项工作是稳定的基础;“全覆盖”就是说每个干部都有抓稳定的责任,做每件事都要考虑会不会引起社会不稳定;“易碎品”是说维稳工作目前我们做得不错,年年表彰奖励都有沭阳,但这来不得半点马虎,今天是先进县,明天可能就不是了,要常抓不懈。

  我们很多工作之前,都要开展维稳风险评估。我特别提出,干部个人情绪变化,也要作为风险评估的内容。对做工作的干部和工作对象,他们生活、工作上有没有遇到不愉快的事,都要评估。如村组干部出门做工作前,有没有与人怄气,甚至有没有喝酒,如果气不顺或酒喝多了,就不要再去做群众工作了。

  记者:你有没有觉得维稳压力大?

  蒋建明:压力大。首先,老百姓的诉求高,是好事,是社会进步的象征;第二,有一些人想法可能比较偏激,对社会有不满情绪;三是一个地方不能出事儿,一出事,发展、民生都搞不下去了。

  前两天我在全县维稳会上说,现在形势对整个执政系统提出了更高要求,不要因为这事99%的人满意了,1%的人不满意就无所谓,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

  我们应该怎么理解老百姓的诉求?老百姓是理性人,他们对政府的诉求是正常的,不能看成“捣蛋”。我们要把做群众工作的过程变成密切党群、干群关系、维护群众利益的过程,决不能把老百姓人为“对手化”。

  我感觉,我们在做群众工作时要遵循一个“稻草理论”:如果我们每次都给老百姓身上加一根稻草,你不知道哪个是把他压垮的最后一根。我们必须学会减稻草,也就是减轻老百姓的负担,每做一件事就减掉一根,老百姓就很轻松。所以,作为一个180多万人口的县委书记,责任是多么大!你只要稍微有一点偏差,老百姓就要吃很大苦头。

  很多问题要通过改革来解决

  沭阳因改革而闻名。1997年,仇和在全国首推干部任前公示制,这一制度后来写入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从那以后,制度创新似乎就成了沭阳的“标签”之一。

  记者:仇和曾在沭阳担任了4年县委书记,从那时开始他推行了一系列广受关注的改革。这些改革措施有多少还保留着?你如何评价?

  蒋建明:对于仇和书记的很多改革思路和理念,我很赞同。当时我们医疗卫生系统的改革,如果不改就没有出路了,乡镇医院根本就入不敷出,有个乡医院的手术台只有三条腿,你说怎么做手术?政府要投入没钱,医生要工资没钱,形成了恶性循环。在这种情况下,不引进社会资本就无法运行,无法给老百姓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他的很多理念在当时我觉得很新,那些理念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念。

  我们医疗卫生、教育事业改革都没有走回头路,教育方面我们引进了沭阳如东中学,在学校间开展竞争,2012年高考全县二本以上达线率达31.6%。县人民医院改制时,我是县长,我当时说,医院改制是否成功,一看老百姓是否得益,二看医护人员收入是否增加,三看医院自身是否做大做强。

  一个地方的改革发展好不好,只有这个地方的人自己知道。就像俗话所说的,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

  记者:沭阳靠改革出名,也因改革得益,这些年沭阳有没有一些新的做法呢?

  蒋建明:很多问题要通过改革来解决,采用创新的办法,往往可以事半功倍。

  我们在建设项目规划设计方案的选择上实行了“背靠背评议”制度。我们班子中,没有一个人是规划专业科班出身的,基本上都是“外行”,怎样才能保证规划质量?比如有一个项目,三个设计单位参加投标、汇报情况。我们的做法是,一个单位汇报完了以后,这个单位暂时退场,另两个单位“背靠背”地对方案进行评议,讲这个方案有哪些问题。第一个结束,第二个、第三个照样来。最后我们很容易就形成一致意见,选出最好方案。

  一般而言,单位副职是最轻松的,既享受待遇,又不用负责。沭阳专门制定了一套针对副职干部的“一考四评”,以“上级点评、同级互评、下级测评、群众参评”的方式,对全县副职干部统一考核、全县综合排名,把他们也“架上火烤”。

  以前,我们对招商引资不力的干部实行“离岗招商”,后来发现这样做有利有弊,就“发明”了“代理制”。一个局长,第一年考核全县倒数,就改成“代理局长”。再过半年,如果工作还是没有起色,就改成“副职代理”。但是如果满两年,那就对不起了。因为一个地方的发展,是耽误不起两年时间的。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