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曹敏硕:融合与抗拒并存

2013-12-21 16:10|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693| 评论: 0

简介:  特有的当代建筑和城市属性   可否与我们分享您个人的求学与工作经历?   曹敏硕: 前三年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进修硕士课程,随后三年就职于波尔谢克和合伙人建筑事务所(现在的Ennead ...

  特有的当代建筑和城市属性

  可否与我们分享您个人的求学与工作经历?

  曹敏硕:前三年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进修硕士课程,随后三年就职于波尔谢克和合伙人建筑事务所(现在的Ennead),继而搬往荷兰鹿特丹,在OMA工作了三年。在其后五年,我又回到纽约,并和我哥伦比亚大学时期的相识詹姆斯·斯莱德共同创办了曹·斯雷德建筑事务所(Cho Slade Architecture)。20世纪90年代早期在哥伦比亚大学的经历以及20世纪90年代晚期在OMA的经历对我至关重要,因为对我来说,这两个地方都是新的建筑思潮和非凡的建筑群体的聚集中心。14年的海外经历对我于10年前在首尔创办自己的Mass Studies建筑事务所产生了积极影响,使我对多种多样的风土人情、地域风貌都有所了解。对此,我感到十分幸运。

  一旦建筑师知名度提高,便会有很大的标榜意识——标榜自己的民族、文化或其他,那么您有所谓的标榜意识么?

  曹敏硕:无论名气大小,建筑师的职责之一就是通过建筑定义一种集体意识。无论是对待家庭住宅还是国家文化建筑都应如此。21世纪全球化的影响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境界,我认为我们建造2010上海世博会韩国馆的初衷并不是简单地标榜大韩民族本身,而是出于对能否在这一背景下定义一种相对年轻的现代民族和以国家为基础的集体认同感的好奇。因此最终我们使用了苍穹下的城市空间这一韩国主题,将其称之为“集体起居室”,半封闭半开放,充当一个倒置的物体,大型的标志性中空空间,用于举办需要长时间等候的活动。对我们来说,在城市和现代化文脉下展现韩国集体认同感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这更加接近现实,而不是像其他此类建筑一样,竭力追求代表性或是对儒家传统的缅怀。

  您自己的作品并没有一种出自韩国建筑师之手的感觉,但在您自己的国家很受欢迎,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曹敏硕:在建筑中我们并不刻意追求体现韩国特色。但是,我们总是在思考什么才是为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所特有的当代建筑和城市属性。尽管就这一问题还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我知道某些特质是一定存在的,为此,我会说这是一个长期的任务,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和进一步探寻。

  因此我们的作品中没有特别明显的韩国痕迹也就变得可以理解。原因之一是现代建筑的实质属于西方语言范畴;另一方面的原因在于韩国现代建筑还处于初期阶段,要形成自己的特色和具备高辨识度还需要一段时间。在亚洲国家中日本是一个例外,经过几代的发展,其现代建筑被认为拥有清晰可辨的“品牌标签”。从18世纪后期开始,日本就已经积极主动地投入现代建筑的发展中。而现在,韩国、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却还在奋力挣扎。好消息是韩国是一个对于建筑有高需求的国家,因此我希望数量方面的优势可以引发质量方面的飞跃,就如同过去几年中韩国其他文化产物如电影和艺术的发展一样。将来建筑将朝多样化方向发展,而不是只有单一的形式。鉴于韩国现在已经是密度最大的国家之一,城市人口比重已达到全球之最,因此将来的建筑将逐渐脱离乡村性,城市性将更加明显。

  您觉得中韩建筑以及中韩建筑师的差异性在哪些方面比较凸显?您又是如何看待中国建筑行业?对于今后与中国的合作又有哪些方面的期待?

  曹敏硕: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有若干次和中国合作交流的机会。但是,迄今为止,我们只完成了世博会韩国馆建筑;而位于杭州的12家住宅目前正在施工中。

  中韩两国悠久的文化历史一脉相承。因此中国对于传统文化的忧虑我也感同身受。但不容置疑的是双方在国家尺度和经济现状等方面也存在很大差异。

  中国若干年轻、自信的建筑从业者令我动容,他们勇敢严肃地应对大型项目中所面临的重大挑战,这一点在世界其他地区是无法实现的。同时,中国的几个电影导演式建筑师也令我印象深刻,他们拒绝大型项目带来的无限良机,反而将独特的敏感度和精准度集中于小型的预算紧张的文化项目中。我本人对这两个领域都跃跃欲试,就如同在韩国经营一家有多重矛盾身份特征的事务所,既融入又抗拒社会。某些中国事务所也具备这种 “精神分裂”式的野心,对于这一点我感到十分开心。我真心认为这些拥有多重兴趣和形态的公司或事务所可以成为一种独特的模式,利用天时地利的优势,值得我们共同追求。

  发掘社会和文化潜力

  Mass Studies最本质的核心是什么?您个人最擅长什么尺度的建筑设计和空间组合?

  曹敏硕:我不确定我们是否真的擅长某种特定类型。这是一个不断进步变化的过程。说到Mass Studies的壮志雄心,我们致力于通过一系列各不相同的具体项目来发掘社会和文化潜力。我们为解决问题所付出的努力不仅是丰富的知识经验的不断积累,而且是新的建筑原则的有力拓展。或许这一目标听起来是自相矛盾和不可能实现的,但类比围棋游戏中,高水平的选手不仅要进行短期的防守,而且会利用每一小步的积累最终创造一座“大宅”的常见例子,也就不足为奇。

  我认为类似首尔这样建筑活动呈现一派繁荣景象的地方,为我们通过开展实践来建构严密的建筑原则提供了充足的机会,而不必在单纯的理论建构和建筑建构之间做出选择。我们正处于这一演变过程中。从现代角度来说,首尔的建筑文化与发达国家相比,相对落后。换而言之,首尔的建筑文化还处于青年阶段。这也意味着我们还可以在不至铸成大错的情况下有所失误。

  您在局限的空间内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设计手法来营造空间之间的更多可能性呢?此外,能否与我们共享一下您其他的同样有意思以及有市场的研究方向?

  曹敏硕:“矩阵研究”是针对还原多种处理空间垂直积累的方式的研究,是通过具体的实践展开的有趣的研究过程。更加有意思的是研究对象不仅包括现实生活中的案例,还包括纯粹设想中的形象。这些案例是建立在虚拟的条件之上的;但反过来,它们开始反映现实生活中的课题。因此,我们获得了源源不断的重要反馈。迄今为止,我们已经研发了超过十二项“矩阵”策略,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建筑已经落成,接受时间的考验;还有一部分,比如跳跃的矩阵2,是在若干年后在不同的环境下演变而成的升级版本。

  您怎么看待垂直绿化以及其他生态因素在设计中的使用?

  曹敏硕:水平城市发展状况不可避免地会向垂直状态转化,为此,我们付出了各种尝试和努力,垂直绿化的应用就是由此而来的。通过这些努力,我们发现这些生态因素在建筑中的应用还具备社会因素,因为,不同于典型的建筑材料,这些需要一种社会系统去维持,具备强大的社会潜力。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