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业界 建筑水利 查看内容

货船过三峡大坝船闸排队两三天 长江航运需提速

2015-2-10 00:00|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670|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摘要: 近日了解到,随着长江航运货运量的逐年增加,过闸拥挤已经常态化,并呈现出日益加剧趋势,成为长江航运的“瓶颈”。经过近3天的漫长待闸后,货船终于排队通过了三峡大坝船闸。重庆到宜昌600公里,船舶航行需要46个 ...

摘要:近日了解到,随着长江航运货运量的逐年增加,过闸拥挤已经常态化,并呈现出日益加剧趋势,成为长江航运的“瓶颈”。经过近3天的漫长待闸后,货船终于排队通过了三峡大坝船闸。重庆到宜昌600公里,船舶航行需要46个小时,待闸的时间足够两地之间跑一趟了。

船舶在三峡船闸里依次过闸

  据了解到,随着长江航运货运量的逐年增加,过闸拥挤已经常态化,并呈现出日益加剧趋势,成为长江航运的“瓶颈”。记者在三峡大坝前的锚地上看到,有约200艘船舶排队过闸。
  “由于春节临近,目前过闸的船舶相对少些,碰到船闸检修、天气不好等特殊情况,待闸的船舶会更多,最多的时候达900多艘。”在长江上跑了30年船的渝扬号船长倪正五说。
  过闸船舶数量增多,也让过闸排队的时间更长。长江三峡通航管理局最新数据显示,去年三峡大坝过闸客货运量达到1.2亿吨,超过设计通过能力的20%,船舶平均待闸时间达40小时以上,9月至12月份平均长达52小时。
  过闸拥堵加剧,给航运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重庆长江轮船公司总船长王嘉玲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往返船次等待的时间折算成3.5天,按每艘船舶每天损失1.2万元计算,去年该公司共计216个航次,一年的直接经济损失达907万元。
  据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初步测算,去年船舶在三峡坝区积压所增加的直接成本约3.3亿元,船舶在坝区长时间待闸使得营运收入减少约18.8亿元,过闸货物不能准时运到目的地所造成的工矿企业生产延误损失更大。
  “目前,长江航运的价格本来就很低,下水仅每吨公里2分钱左右,一艘载货5000吨左右的货船,下水一趟总运费不到20万元,利润有限,过闸拥挤无疑增加了航运企业的负担,挤压了其利润空间,不利于行业发展。”重庆航运交易所原董事长何升平说。
  为躲避过坝拥堵,一些货物选择通过“翻坝”的方式避免过闸。记者在坝区看到,不时有一辆辆大型货车将滚装船上的轿车从船上运下,选择通过公路运往周边。
  民生轮船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卢晓钟说,“翻坝”不但会影响物流的快速便捷,而且会大大增加运输成本。“以集装箱为例,一个集装箱一装一卸成本至少增加500元,约占重庆至上海整个运费的一半,这还不包括公路转运的费用。‘翻坝’只是一种迫不得已的选择,并且只适合滚装船,并不适合集装箱与干散货。”
  “翻坝”除了“经济账”划不来,算“资源账”也行不通。长江上游经济研究中心名誉主任王崇举说,据测算2020年三峡大坝的过闸货运量会超过2亿吨,这意味着“翻坝”的话,需要在大坝上下各建一个5000万吨级的港口,而当地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地理条件。另外,翻坝会造成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土地浪费,这与发挥长江航运的大运量、低能耗优势背道而驰。
  “当务之急和根本之计,是为三峡大坝建立航运新通道。在现有两个船闸的基础上,再建设一个航运新通道。新通道建设占地规模小,投入总量不大,几乎不影响泄洪、发电、生态,将彻底解决长江上游航运的交通瓶颈,促进整个长江经济带的物资交换。”国家内河航道整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张绪进说。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