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加拿大的味道——崔愷,周恺和孟令强的对话

2014-7-8 16:05|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1100| 评论: 0

简介:孟令强:当时通过竞赛拿到模型后,我首先思考建筑是给谁看的—是给演员去看,就是这个模型怎么能够和他们沟通?两栋现存建筑保留下来之后,又加了一栋200 座的试演剧场。当时建筑的入手基本上是给这两栋现状建筑加一 ...
孟令强:当时通过竞赛拿到模型后,我首先思考建筑是给谁看的—是给演员去看,就是这个模型怎么能够和他们沟通?两栋现存建筑保留下来之后,又加了一栋200 座的试演剧场。当时建筑的入手基本上是给这两栋现状建筑加一个屋顶,又加了一个玻璃盒,这个玻璃盒这个屋顶不光有照明效果,还要这之间创造出共同空间。
 
这块地方在西南地区,基本上是城市的边境,是专门演美国戏剧的,一栋是镜框式、框口式的舞台,另一栋是演员能全进去大舞台。试演剧场又叫摇篮剧场。这个摇篮剧场当时得到了生锈的钢板启示。所有混凝土墙面4°倾斜,而且是弧线。因为这是演美国剧的剧场,所有的剧种都是西部剧,所以剧场的风格也是非常有利的西部风格。柱子和混凝土的墙是一样的,玻璃墙的支撑都是幕,两栋现有的楼后面加了一个辅助设施。中间包括前面的咖啡厅全是公共空间。
 
摇篮剧场做钢架时用的材料有两种。其中一种可以看到木头的接口。玻璃幕墙有一个5°的向外倾斜,加上弧形的形状,所以那个材料我没有动太多。剧场里通过舞台后面的一个甬道可以上到二层,可以说聆听任何的所谓的记忆都要通过这个甬道,过去之后,就塑造了一个新的时间。钢屋顶结构原来是一个网架,最后因为造价的问题,完全是最简单的钢梁。钢梁完了之后用三角形的龙骨,每一个龙骨都有一个变形。当时这个座椅也是我们自主设计的,体现了剧场和观众之间的亲密性。沿口所有的标高不一样,没有这个后面的分配的高峰。空调是在座椅的下面。原来打算做一个网架,因为那样可以旋转的更多,最后因为造价的问题,做成了最简单的钢梁。
 
崔愷
:事务所最重要的是几十年持续有高品质的完成度,以及用非常平和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个很重要的文化建筑。孟令强思考的东西很特别,既有对城市的,也有对相关的文化发展方面,也有对工程细部、技术方面的思考,这些都设计到了作品中。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能看到这方面的作品的价值。美国社会可能有些时候还会热闹一点,但是加拿大的社会一直是比较稳定的,相对也比较安静。所以我觉得孟令强设计的态度以及他的这种气质,确实反应出挺典型的加拿大建筑风格。加拿大建筑在品质和对建造本身的研究上,不仅仅是做设计,还跟相关的设计公司、建造公司默契地配合。国内实际上在很多的事务所在这方面也做一些工作,但是都是一种试验性的、不成熟的建造,没有变成一种建筑语言。我通常都特别担心这样一种创新跟长久建筑的品质和寿命是有是有矛盾,一时看着会很有意思。但是我觉得孟令强的作品在这方面是非常的负责任的。加拿大很多的青年并不是说这东西看上去怎么样,而是包括他的每个材料,交接,细节也都非常好。
 
实际上在北美,城市复兴是大家关注的一个话题。加拿大和美国的建筑师接触的一些城市的公共建筑在创作初期的时候并不是以建筑造型作为一个基本执行,而更多的考虑到他城市的关系。
 
周恺:我觉得孟令强的设计有一些变化。第一个变化就是他有了加拿大的放松感,或者自然的东西。他的建筑不是很懒散的样子,其实还是有他的严谨,但是加拿大那种对自然的关系,对人和人之间的节奏,这种关系都好像能在这个设计里找到。他们的建筑里经常用木材,这有一股加拿大味。虽然加拿大和美国都在北美,但是不一样。加拿大的建筑师不会在风口浪尖的那种状态下设计,而是自己安安静静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很美、很舒坦的那种感觉。他们的设计里边让人感觉到在精致的同时有一种慢的节奏,还有一种自然的属性。
 
他们事务所我去了,那里的氛围也是这样,安静,空间都不是很大,但是很温馨。我们坐下来聊天,事务所里边放的东西我是蛮喜欢的。对比国内的建筑事务所或者建筑师来说,我很羡慕他们,他们可以很从容地一步一步做下去,把一个建筑一直做到每个细节。在中国现在大量地建房子的节奏下,建筑师可能都顾不到很多。我觉得这种慢让我能感觉到这个设计有一种从容,不是那种非要被你看上,非要让你感觉我多前卫,多怎么样的感觉,他们觉得就是像他的工作,他很认真地把问题解决,把事情做好,把每一个他应该做到的部位都做到,然后把他们自己的品位放进去,把自己的感觉放进去,我觉得真的是很不错。
 
我觉得他们的感觉都是很细腻,然后有这种经典现代建筑的味道,但是又加上了一些新的元素,一些时间的变化,又加上了一些自然的属性。他们把这些空间做得都非常有意思,后期他们有些方案我觉得已经有不同的倾向了,加上了一些更时尚的、更有趣的东西。但是比如说他做的曲墙,它还不是完全异化的一个东西,一个异形曲面,不是,其实还是一个传统几何下的一个变形切割之后得到的结果,还是蛮有意思的。我觉得应该说还是比较前卫,并不很复杂,但是还是蛮有意思的。
 
其实现在中国有很多建筑师开始通过计算机做一些非常异形的建筑,我觉得很有意思,有个性。但是很可能建造的时候就会发生一定的矛盾,因为中国眼下的建造方式可能还不能完全达到,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其实这个方式倒也还是一个折中的办法,或者说是一个简单的方案。我们现在也有过一些类似的方式,比如说把一个曲面这样折过来,斜着切完之后得到的这个面是不一样的,正常的一个曲面倾斜地切下来这个是不一样的,其实做起来并不复杂,只要我们顺着这个线来划分这种,让它得到的东西看上去是有变化的,但是制作上并不复杂。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建造,为了工程的方面。所以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的。
 
孟令强:北美也不是没有快的节奏,因为20 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发展速度非常快,那个时候的建筑师和今天的建筑师比起来的话,很多地方非常专业化,就是可以把一个东西,或者一个地方做得非常精致,但是同时北美的建筑师失去宏观设计能力,建筑师的职业变得越来越窄了,住宅的建筑师只能做住宅。本来建筑师可以做规划,可以做园林,可以做规划之前的启化、统化,这些东西,但后来慢慢地都被其他的专业取代了。细分化的结果建筑师本来可以掌控全面的东西,结果掌控越来越窄。中国今后也会朝这个方向去走,这个
方向会走到一个什么程度?这非常令人担心。建造者会把建筑师所有做的施工图都要想拿走,就是说我知道你会做什么,我知道你施工会画,你不要画,我来帮你画。本来施工图占了设计的75%,这一块也要被施工方解决。这是北美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另外就是说很多中国建筑师失去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业,就是建筑和城市分开。这是绝对不能分开的,建筑是城市的一部分,你这个建筑最后还影响今后的城市发展。


文章来源:UED杂志52期
 
中国这几年高速发展急需人才。北美那边是高度的成熟,人才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在某种程度上社会的财富并没有创造再生价值,我觉得这是很不协调的。
 
中国现在在大量地建房子的节奏下,建筑师可能都顾不到很多。像有一个建筑事务所刚刚接受的任务就是做演奏厅室内设计。6 月就开工,明年就要建成。我有时候觉得我们太快了,快得已经疲于应付。另一个结果就是边边角角剩下来很多空间,就是所谓的垃圾空间。剩余空间去哪了呢?所以城市杂乱无章。还有土地所有制的变化,因为突然间城市开发了,发展了,道路线密度跟不上。道路的节录投不上的结果就是没有办法控制发展商。这就是北京的现实,道路很宽,线密度大,任何一个建筑面都可以被控制。中国的建筑要想能够持续下去,还要从人性方面出发,做出来的建筑要有一种优雅的姿态,不能看上去很刻意。从一开始少量的改变,到最后是会有一定的进展的。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