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开放的建筑

2013-10-18 14:10|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647| 评论: 0 |来自: 网络

简介:  建筑学体现在建筑物上,通常来说,建造这个行为本身常与付出大量时间和支出巨额金钱联系在一起。因此,与我们为服务自身而制造的其他产品相比较,建筑有很长的寿命。在这种意义上,建筑是建立在可持续发展的基本 ...

  建筑学体现在建筑物上,通常来说,建造这个行为本身常与付出大量时间和支出巨额金钱联系在一起。因此,与我们为服务自身而制造的其他产品相比较,建筑有很长的寿命。在这种意义上,建筑是建立在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则之上的。这一点将建筑与大规模制造的消费商品如食品、服饰和汽车区别开来。

  到目前为止,工业化生产的建筑材料,预制建筑构件或者半成品,水泥、砖瓦、门窗型材、隔热构件等已经成为当今建筑物的最大组成部分。在同样的意义上说,建筑图纸上描绘的提供解决方案的建筑节点也是模块化并且可随意调整和组合,或者在有需要时重新设计的。建筑行业的产业化建设早已成为现实,但是并没有像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因此产生一个处处有着统一建筑表皮的城市景象。事实上,正好相反,到处都听到人们在抱怨建筑施工过程中遭遇到的尺寸随意的建筑产品。

  然而建筑毕竟不是一个工业产品,不同的地块有着不同的城市结构和环境,建筑物本身需要与基地相吻合。一刀切的方式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产生的特例。建筑的独特性是普遍业主的需求。

  一座建筑的社会维度由其业主来创造,他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因此,建筑总是不可避免会受到个人风格的影响。另一方面,一个合适的方案并不会从天而降。业主与建筑师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业主会找到属于他的建筑师并委托他完成任务,公共与私人建设项目也大抵如此。

  简要回顾一下建筑历史,可以看出建筑师的名字基本上没有被记录,而关于建筑物的主人或多或少都能在历史档中找到一些描述。当我们以开放建筑为话题展开讨论的时候,业主与建筑师团队的关系也应该被关注到。当我们说到开放的建筑时会想起谁,我们把这个问题指向谁。这些永恒的和不可缺少的角色是可能会被世俗化的方式解散,而重新分配并重新融入吗?在一定程度上,目前的状况已经是这样了,业主可能会授权给一个委员会或评审小组,也许就像中国的经验,让所有参观者对公开参展的建筑方案进行投票。

  如果要将开放的创作过程放到建筑设计中去,就必须清楚意识到,将客户引入设计创造过程这种方式,对于性质完全不同的产品也是可行的,无论是T恤,巧克力或沐浴露其方式都是一样的。

  组合式厨房或一整栋独户别墅的安装可以完全或部分由顾客自主完成,只要有相应的工具,操作安排合理即可。在住房领域,在这个每个人都很熟悉并各自有一套属于自己设置的领域,设计任务的各个维度并没有充分体现在建筑上。

  实际意义上,只有社会需要所谓的建筑,只有在那里个体的作用、目的、策略能够得到实现,因为他们会影响其他目标和策略。除非那里有开口并对公众产生影响,建筑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在实践中必须给出一个答案。有趣的问题是,如何让业主与建筑师这对组合站在同一阵线上,或者通过加入新的参与者,取替旧的合作关系或分裂成新的合作形式。

  从一方面来说,谈论一座建筑物好坏与否似乎是个人品位的问题,各花入各眼不可能达到意见统一。但是,如果说是要选择度假地点的话,不一定非得是自己的房子或公寓,人们倒是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这类建筑物的质量取得一些统一的意见,然后我们会前往世界各地。创建一个良好的城市或建筑物则要困难得多,我们不可能照葫芦画瓢地去设计建造理想的居所,就像我们跟着食谱做果酱或巧克力一样,只要找到一样的食材,按照一定的顺序用同样的手法就可以制造出一模一样的产品。建筑项目的推敲过程与文学作品的写作过程同样不容易,就像不管人们对《浮士德》第一部及第二部研究得多透彻,也不可能为其续写出第三部。

  感知和接收某建筑传递给我们的信息,以及经过一系列的脑神经活动后为该建筑物及其所归属的城市空间做出的评价也许与最初设计者赋予其的立意不一致,而对于建筑细部、氛围,甚至是整栋建筑,不管完成得多好,也不一定称得上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这里所说的开放的建筑并不是指最后呈现出来的评价结果,而是体现在建筑创作中推敲和决策的过程。

  另外,好的建筑方案也不会一比一地复制其需要实现的功能,而是通过空间构成将提炼过的功能呈现出来。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理顺不同的功能并排除顺序。因此建筑的功能及立意在设计创作的过程中可以用非具象的方式体现。

  虽然文化、风格及其他人文印记会不可避免地始终伴随在创作过程中,但是建筑说到底是不可预测的,它的建立需要这样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建筑师为项目赋予独立性的同时也要为其争取与其他事物对话的能力,但建筑的影响毕竟还是微弱的。难怪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就建筑对人产生的影响说了这么一句话:“在完美的建筑空间内我们仍然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所谓建筑的软肋仅仅是对建筑某个特性的描述,虽然这对于其设计者而言是一种挑衅,何人会全盘接收建筑传递出来的信息并且顺应其指引?幸运的是,在现实中建筑空间并不会告诉我们要做什么。相反,人们会根据各自标准,做出决定,让一栋建筑物成为一个办公楼,一个科研机构,一个学校。

  建筑的效应除了会引起部分人的喜爱或厌恶,经过时间的沉淀也许是多年以后才会显现出来的,而最终决定建筑意识形态的,由业主及他的设计师团队在设计过程中做出的决策到底正确与否也是要经过时间验证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某座建筑物带给人们的新鲜感退去后,其本质才会显现出来,比起观察墙壁,墙壁和门,感受建筑空间与人的关系更能帮助我们认清这栋建筑的本质。建筑的这个特性也让人质疑起利用建筑是否可以有效地塑造出政治立场。因为与其他同政治有关的事物相比,它产生的影响并非如此显而易见,而且也不是直接可以测量的。决定是否建造某个建筑物,同时也是为未来定出一个方向。建筑学的核心思想不在于建筑物如何,而是人类社会如何构建,一个机构如何构建,公共关系如何构建。

  我们不能保证一座建筑建成后能够达到预期的效应,即使这个建筑本身非常杰出。在这个意义上,建筑的效应是不可靠的,但建筑带给人的乐趣恰恰在于,牵涉到它的某些事件总是不可预测的,也就是说,它涉及复杂的过程,涉及社会关系和交际关系。如果我们不能预见某个细微之处会对整体产生何种影响,但是针对这个部位采用这个或那个解决方案最后产生的结果会不尽相同,那么,我们可以说这就是建筑。

  这里讨论的并不是在建筑行业中这种特殊形式的决策权是否应该交到建筑师的手上,以便使建筑师成为设计方案的守护者。当今市场上的观点,在项目中做出决策的一般是业主,而建筑师的任务是要在设计方案上表达和处理业主的决策。如果有人希望实现开放的建筑,无论是站在业主的角度,还是站在建筑师的角度,都应该清楚这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关系和条件。

  (德国海茵建筑事务所)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