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建筑的叙事空间与文化

2013-10-11 13:37|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648| 评论: 0 |来自: 网络

简介:  近日,于设计行业,一条新闻又一次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设计盛事世界室内设计大会(WIM)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毕路德(BLVD)创意总监刘红蕾女士随中国设计师代表团首次亮相世界室内设计大会的舞 ...

  近日,于设计行业,一条新闻又一次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设计盛事——世界室内设计大会(WIM)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毕路德(BLVD)创意总监刘红蕾女士随中国设计师代表团首次亮相世界室内设计大会的舞台,她也成为该活动有史以来邀请的首位华裔女设计师,届时,刘红蕾也将面向全球设计界精英重新阐释东方文化审美与空间设计的力量。其实,从第一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中国建筑师王澍开始,建筑文化与空间的结合便成为了建筑师们热议的话题。

  建筑的叙事空间要与人建立联系

  郭立强:山东同圆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

  建筑的叙事空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建筑内部的使用空间。从我的理解来讲,它应该是建筑群组与群组之间的一个空间关系,我希望这种空间关系与城市之间的空间建立一些内在的、必要的联系,也成为一些有故事的空间。空间的秩序及空间与人们的关系,空间与自然或地域、人脉之间的关系,这也是我所追求的,也是我所要表达的。这种空间更是我们具体进行单体建筑设计开展之前所必须要进行的一项基础性研究工作,或者说这种空间的设计和室外空间的研究,也为我们下一步单体设计提供了更多的设计线索。

  现在城市化进程特别快,本身建设的量也非常之大,建筑密度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而加大。对于建筑本身空间形态的组织也是我们越来越想要表达的一种内容,不过建筑空间形态化的一些东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建筑表面的形态或者与建筑立面关联的一些做法。对于建筑空间之间的概念,我更想通过建筑小尺度的一些做法和建筑小尺度的一些内在空间或者对建筑本身内在本质上的一些空间的研究来实现。

  我们设计的济南高新创业企业园区的一个总部基地,在时间上包括三个部分的功能集群,第一部分是高层办公区,第二部分是公共产业办公区,第三部分是滨海景观办公区。根据具体空间形态的分析,我们觉得原来的规划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原有的不动产业办公区的空间布置形态过于零散,并且也缺乏一种有效的组织。我们把原来比较散的布局轮廓进行了适当归纳和总结,基本上形成了两个建筑为一组,可以进行群房的一些关联,并且从空间形态上进行了进一步的深化和调整,在空间高度上由这个点盘旋上升,形成一个空间的导向性的设计。这个地块内部围绕它的中心形成一段具有空间高度上的中心,并且围绕绿化带,我们在这里点缀了几个玻璃盒子,于功能上为园区提供了配套餐饮休闲的功能。我们想把室外空间同样处理得比较生活化一点,可以让人们从更多的视角观察下沉空间,而这些玻璃盒子我们可以尽量想象成是一种嵌入到绿化带内部比较软的形体。

  主流建筑之外的空间表达

  何健翔:广州源计划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清代广州对比现在真正已经实施的中心轴线,其城市的概念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中间也有很多断裂。广州旧城整个城市的所谓六脉通衢就是六条脉络,从北面的山地通向南面的小河,但是现在这条河已经不存在了,最南面是珠江。广州的商业和商贸从明代以后肩负着很多中国对外贸易的联系。过去整个城市都处于水平的状态,远处可以看到教堂和寺院等不同的文化痕迹或者不同的文化空间。之后城市里面会有演化,相对大型的机关大院的机构在水平城市中慢慢增长,20世纪80年代和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使高密度城市的膨胀把整个水平城市的结构彻底破坏。在这个过程中,传统的建筑学已经没有办法左右或者对抗这种经济或政策和土地开放带来的强大能量所激发出来的城市运动。

  建筑师这个角色同时也变成了一个配角,或者在这个过程中处于一个相对弱势地位,是完全被这个潮流或经济大潮所牵动的一个角色。2000年的时候规划早已经完成,整个珠江新城还处于农业或者郊区状态,其中有一个村子坐落在这个中轴线的旁边。10年后的新CBD区显示出了强烈的变化。原来村子里面居住的居民在这种土地和利益的交换之后,接受了结果,搬到与政府合作的大楼里面。整个城市就被这种强大的经济力量,还有电视广告以外的宣传机构所吸引。以前所拥有的基本上慢慢被抹去了。

  我们尝试从大型快速的项目里面退居,用另外一种方式或者寻找另外的机会建设另外一个项目。吃在广州文化里面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广州有各种各样的餐厅,各色地道的小吃充斥着整个城市,到处散布着餐厅,餐饮行业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地方文化系统。广州市中心落户公园风景区的茶楼最早是通过几次的扩建之后形成的,它所面对的位置非常好,但是由于管理的落后,造成它在2005年以前基本上处于半倒闭的状态。我们在这个项目里面最基本的想法就是把基地填满,或者重新把山与水之间的景观关系建立起来,希望用一种相对理性的方式介入到比较混乱的景观状态里面。同时,我们又希望能够在风景优美的地方引入一套新的,所谓公共的园林系统加入到原来私有的餐饮空间场所里面,所以这两者之间产生的博弈推动了整个设计的进步。

  我们从原来的山水景观里面引入一个连接所有的餐饮空间,上面是容纳这个餐饮空间的建筑体,这是两个大的主要结构,基本上是在保留原有结构的基础上改造过来的。另外是一组石墙和在公共空间之上遮阳的格栅系统,两个主要的主题建筑保留了原有建筑的机构,整个设计的材料和构造完全现代。后来使用之后,现场的亲水公共空间也被利用成一个商业餐饮空间,其实,这里面还包含了很多我们对空间的理解与使用方对空间理解的不对称。

  建筑空间必须结合文化

  齐欣:齐欣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

  说到建筑空间的表现手法,其实我觉得,表现手法是带有欺骗性的。如果真想表达建筑的话,还是得踏实地做好文化,这才是比较真实的。

  我们曾在鄂尔多斯做的“20+10”的项目,是一个集群设计,我是策划组的成员之一,有20个建筑师,一个人做一大块地,每个人要做几个办公楼和小房子。我们当时提了一个非常苛刻的要求,就是都设计成方房子,在这个方房子里面再找彼此之间的变化。这些方房子做完了之后,我们在中间预留了一条绿化带,里面要做其他的一些公用设施。后来分给我一个角落做酒店,整个地块是高起来的,到河滩这边逐渐平了。首先我要想与这些方块从形态上脱开,它刚好让我想做一个线性的东西,稍微有点结合再把它封起来。在高的地方做高房子,在低的地方做矮房子,它的好处是后面的视线和前面的视线一样好。同时又在这里面吸取了山地的一些要素,比如梯田,把它组合到我们的建筑里。因为内蒙古的沙漠比较多,我们就想用沙土做我们的一些建筑材料,最后找到了一家用内蒙古的沙子做成的一种板,这种板可以有不同的颜色,我们在做办公楼的时候就用了这种材料,这个房子里面也还是继续沿用了这种材料。

  此外,在乌兹别克斯坦我也做了一个房子,原来是个烂尾楼,想要改成一个文化中心。我去了一趟,感觉那个地方特别好,并做了一个方案。在它们首都的中心有一个公园,公园里有一块地,业主对文化比较发烧,对于房子来说,人是要从房子背面进入的,上面一层是开阔地,再远处是公园和湖水,所以房子的背面变得比较重要。这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我觉得其国家的女人们戴的头纱特别好,又是一个半透明的东西,遮遮掩掩,羞羞答答。我在当地参观了一些建筑,清真寺也特别有意思,它的平面是直线的,而它的立面是曲线的,所以我就想把这两个对立的关系应用到我们的建筑设计里面。清真寺一般都要通过挺窄的一条路走进去,到里面再放开,所以我也是开了一条挺窄的路。在他们当地的建筑里面,我也注意到有一些重要的房子不一定是在轴线上,因此我们从形象上也做了一些强调。那个地方的气候是冬天特别冷,夏天特别热,为此,我们将廊子的门窗做成是可以上下浮动的,廊子也是可以敞开的,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应对当地气候的变化。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