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地方动态 甘肃建筑新闻 查看内容

兰州怪事:合法报刊亭被视为违章建筑

2013-9-4 19:35|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318| 评论: 0

摘要: 兰州市有合法经营手续的邮政报刊亭,在前不久的一次城市环境卫生集中整治行动中被当做违章建筑拆除。曾经作为一个城市精神文明标志的邮政报刊亭,是否真的影响了今天的市容环境?这个问题在兰州市民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
兰州市有合法经营手续的邮政报刊亭,在前不久的一次城市环境卫生集中整治行动中被当做违章建筑拆除。曾经作为一个城市精神文明标志的邮政报刊亭,是否真的影响了今天的市容环境?这个问题在兰州市民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近日,兰州市政府决定,停止对邮政报刊亭的拆除,对已经拆除的报刊亭异地重建。那么当初这样一件与广大市民切身相关的大事,却为什么不经充分论证就草率动用铲车一拆了之呢?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邮政报刊亭成了违章建筑 今年6月30日,高女士报亭所在的五泉街道办事处一行五人来到报亭询问高女士报亭是否有相关手续。高女士回答:“手续是兰州市邮政局统一办理的,经营三年来各种费用按时缴纳,是合法经营。”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让她第二天把手续备齐检查。高女士随即电话向兰州市邮政局作了汇报。7月1日上午,兰州市邮政局把该报刊亭的所有经营手续交给了高女士。 7月1日下午3时许,五泉街道办事处、兰州市城关区环卫局组成的综合执法队,开着铲车,直奔高女士的报刊亭,要强行拆除。高女士拿出邮局提供的相关手续,然而执法人员根本不予理睬,也不顾高女士再三哀求,强行用铲车把高女士经营的报刊亭压扁。随后执法队又开着铲车,奔向其他的书报亭、蛋奶亭、电话亭等临时建筑进行拆除。 据高女士介绍,她是兰州市一家国营饭店的下岗职工。2002年,高女士成为了一名街头报刊亭零售员。2004年,高女士的报刊亭又被兰州市委、兰州市邮政局确定为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每日电讯等“党报党刊”的零售点。 一位经常到报刊亭买报纸的居民气愤地对记者说:“查处违章建筑我们拥护,但把报刊亭、蛋奶亭、电话亭也当影响市容环境设施给整治没了,我们到哪去买报纸、牛奶?生活反而不方便了,整治又图了个啥?再说这么漂亮的报刊亭影响什么市容环境了?说拆就拆掉。” 市容整治仓促上阵 难免有错拆漏拆 接到群众反映,记者首先来到五泉街道办事处采访。办事处书记陈国豪告诉记者,他们是依据兰州市委、市政府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全区市容环境专项整治活动的实施方案》,对辖区内的违章建筑突击拆除,以达到市容环境干净整洁的目的,迎接即将召开的第十三届兰洽会。 陈国豪说,街道办事处主要是负责辖区内违章建筑的排摸、调查工作,综合执法队依据街道办事处的调查结果进行拆除。由于邮政报刊亭是临时建筑,也属于这次强行拆除的范围。陈国豪也承认,邮政报刊亭由于承担着党报党刊的发行工作,是一个城市精神文明的标志,所以报刊亭可拆也可不拆。 他告诉记者,这次集中整治,从前期调查摸底到开始拆除,只有短短4天时间,根本无法进行细致的工作;加之这一次集中整治上级政府有严格的时间限制,组织实施比较仓促,难免有错拆漏拆。陈国豪说,他们曾带着执法队拆除了一处临街的房屋,结果拆完以后才知道这处房屋是有合法产权的住宅。他们不得不对房主进行赔偿。 之后,记者又来到兰州市城关区环卫局了解情况。局长王新田告诉记者,拆除邮政报刊亭的时候,他不在现场,等到他到现场查看时,铲车司机已经把报刊亭压扁了。当时他就觉得,报刊亭等大多数设施都是近几年才设立的,外观新颖美观,并不影响市容,拆掉太可惜了,再说也影响市民生活方便。 市容整治患上急躁症 一项旨在美化市容、提升城市品位的集中整治活动,本应得到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为什么反而遭到了市民的诟病?为什么执法者也对整治、拆迁这样的行动感到头痛? 负责兰州市城关区此次市容整治统一部署的兰州市城关区城市管理局局长刘工兵告诉记者,像这样的市容整治兰州市已经进行过好几次了,每次整治完过不了多久,被整治掉的违章建筑又死灰复燃。城关区是兰州市中心城区,市上领导几次明察暗访之后,对城关区市容市貌、环境卫生提出了批评。恰逢兰州市第十三届兰洽会召开之际,城关区委、区政府下决心,再次开展集中整治行动。 刘工兵说,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抽调的部门多,执法协调难度很大。为了保证整治的效果,对所有参与整治的单位和部门都下达了限期整治任务进度,并划片包干。在他提供的一份整治实施方案上,记者看到,城关区对参与整治单位实行严格的“捆绑式”考核办法,其中写道:“对工作不力或成效不大的,要进行通报批评,限期整改;对经过整改问题仍然突出的,特别是直接影响了发展的,要坚决追究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的责任。” 王新田对记者说,由于有考核压力,对可拆可不拆的建筑物,为了避免以后复查时验收不合格,追究执法单位的责任,所以在整治过程中,一律拆除。王新田坦承,这种集中时间、集中人力进行的整治,很容易患上“急躁症”。 作为牵头单位的负责人,刘工兵对于这种集中整治也有他的看法。刘工兵认为,城市是社会经济、文明发展的缩影。集中整治只能解决一时之痛,但是一个城市科学的管理,还得要有前瞻性的规划、人性化的管理,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