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作品 景观设计 查看内容

长荡湖使可持续发展显威风

2013-8-27 12:28|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808| 评论: 0

简介:  金秋时节,受儒林镇政府的邀请,离开故乡来京工作30多年的我,欣然回到儒林,参加首届长荡湖湖鲜美食节。   长荡湖位于苏南金坛市的东南部。其水域在中国淡水湖泊中虽不能称雄,却素以小家碧玉而著称。我国 ...

  金秋时节,受儒林镇政府的邀请,离开故乡来京工作30多年的我,欣然回到儒林,参加首届长荡湖湖鲜美食节。

  长荡湖位于苏南金坛市的东南部。其水域在中国淡水湖泊中虽不能称雄,却素以“小家碧玉”而著称。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特指长荡湖为“五湖四海”中的一湖,可见自古以来,长荡湖在中国淡水湖中即具有重要影响和地位。

  长荡湖是文化之湖。唐代诗人储光羲、戴叔伦,明代医学家王肯堂,清代朴学宗师段玉裁,现代数学泰斗华罗庚等巨匠名士都是长荡湖的儿女。

  长荡湖物产丰富,盛产的“湖八鲜”和厨艺大师烹制的“八鲜宴”声名远播。这其中,尤以品质无与伦比的长荡湖大闸蟹为最,备受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和香港食客的追捧。

  儒林镇地处长荡湖东部,因域内的湖头桥是长荡湖与内陆运河的连结处,亦即长荡湖水的出口处,大部分村民又沿湖而居,因而是湖陆经济、文化联系最密切的一个乡镇。

  我小的时候,长荡湖水清澈碧绿,水草丰茂,滩涂和浅湖区的芦苇一望无际,煞是壮观。湖面和芦苇荡是野鸭、黄雀等鸟类的乐园。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工业污染、围湖开垦的加剧和过量的鱼蟹养殖,长荡湖变得风光不再、满目疮夷。回家乡时每每路过湖边,总是吁叹不已。

  这次应邀出席美食节,给我印象深的倒不是“湖八鲜”的美味,而是金坛市和儒林镇人民政府环境意识的觉醒及付出的实际行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没有错,但任何对于山与水的掠夺性索取都是短视的自杀性行为。让自然山水恢复原有的生态面貌,让娇美的长荡湖休养生息,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正道。这次再见长荡湖,我看到,湖边的万亩湿地公园已见雏形,新植的芦苇虽还没有成气候,但已可预见到芦叶婆娑、芦花飘白的未来。湖面上的围网已少了很多。据儒林镇党委书记杨荣平介绍,今年,围网养殖面积已从7.5万亩压缩到3.5万亩,为长荡湖水减了一多半的负担。昔日到处布点、管理无序的船泊餐馆已集中到了规划区内,每条船上的污水都经专用管道汇入儒林镇污水处理厂,餐厨垃圾也由镇物业公司负责日清日运。

  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靠湖吃湖”的儒林镇如今有了新的“吃”法,即开发长荡湖旅游度假项目。目前已建成和在建的项目有徽园、长荡湖水城、水庄、画院、博物馆、湖鲜大市场、美食一条街等。旅游是以风光景色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为载体的。发展旅游,意味着长荡湖经济产业的转向和升级,更意味着长荡湖将有一个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的美好未来。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