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访谈 查看内容

关于3D打印的那些事儿

2013-9-13 13:57|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634| 评论: 0 |来自: 网络

简介:  方家胡同46号,有胡同里的798之称。这片隐匿在红墙碧瓦之间的艺术区曾经是中国机床厂厂址,如今这里汇聚了小剧场、文化沙龙、建筑艺术、视觉设计、新媒体艺术等不同领域的实体,它们各自具备不同的创新理念,呈 ...

  方家胡同46号,有“胡同里的798”之称。这片隐匿在红墙碧瓦之间的艺术区曾经是中国机床厂厂址,如今这里汇聚了小剧场、文化沙龙、建筑艺术、视觉设计、新媒体艺术等不同领域的实体,它们各自具备不同的创新理念,呈现独特的艺术成果。

  建筑师于雷的工作室就位于这里,近年来,在从事建筑设计的同时,他将大量精力投入到3D打印机的研究中;建筑师徐丰是于雷研发的3D打印机的用户之一,同样是数字技术爱好者的他与我们一起聊起了关于3D打印和建筑设计的那些事儿。


3D建筑模型图

  马生泓:我首先想问一下二位,你们觉得3D打印技术与我们的生活有多大关系?

  于雷:3D打印的概念这几年炒得比较火,但实际上它的真正起源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所以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与我们距离有多远的问题,而是一个什么时候能真正影响到人们生活的问题。我个人感觉,3D打印机会逐渐成为家用电器的一部分。因为在未来的世界里,大家需要一些个性化的、定制的东西。随着网络数据的共享,以后的产品也不会完全以物理形态存在,它可能是以一种数据的形式存在,然后通过家里的设备进行打印,形成实体的东西,感觉像是一种新兴的生产模式。

  当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打印出来,这只是一种比较时髦的生活方式。现在已经有一些人开始使用3D打印技术为大家服务了,比如说在日本,一家3D照相馆将通缉犯打印出实体以协助破案。

  徐丰:我们工作室最早的一台3D打印机就是于雷研发出来的。我们所做的一些城市模型,实际上是通过编程语言,把很多个小块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高密度的、每一个部件都很纤细的城市集群。如果用普通的模型制作技术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有了3D打印后,设计师可以将电脑里成型的模型输出给打印机,然后很快地打印出来。

  虽然3D打印技术进入建筑设计领域是最近三五年的事情,但其实在工业产品设计,甚至零部件设计中已经应用得很普遍了。随着开源技术的发展和推广,3D打印这个听起来很神秘的技术,确确实实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设计。


3D建筑模型图

  马生泓:随着3D打印技术的发展,人们对于它的认知也在逐渐改进,我们现在觉得它已经没有那么神秘了。以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它到底仅仅是基于一种技术而来,还是说蕴含着一些人文上的东西?

  于雷:当年在国外工作的时候,我们工作室就有这种3D打印机,大概10万美金一台,当时就感觉特别神秘。后来回了国,自己开了工作室,也想买一台,但发现经济上实在是接受不了,就琢磨这个东西我怎么能得到。大概3年前,我接触到开源技术,才萌生了自己做一台的想法。实际上单纯从应用技术来说,3D打印的原理非常简单,就是一个重叠的概念,像我们盖房子一样,一层砖一层砖地垒上去,只不过采用的是数控的方式。与我们做设计一样,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大家都能理解,或者都能赞同,但是要把这个概念真正贯彻到一个成熟的建筑作品中,则需要很多人参与,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由于开源技术的存在,很多原来貌似非常先进的理念或者产品都在被大家逐渐地解密。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真正看到它们背后的一些东西,当然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人帮助你,这也是新兴的科创时代的一种现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3D打印并不是一个很神秘的东西。3D打印在医学领域与人的关系最为密切,能够大幅度提高人的健康水平。在建筑设计中也是,从一个负责任的设计师的角度来说,推敲不是一个纸面草图的事情,而应该是实体的推敲。之前做的建筑都比较简易,像缝盒子一样,相对容易。现在我们更多的是用曲面构筑复杂的群体,所以在设计过程中,3D打印能够让我们及时看到我们的设计理念反映在实际空间里的一种状态。

收藏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