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建筑人物 建筑评论 查看内容

黑川雅之:于工作中体会生命的喜悦和美

2016-5-29 21:55|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3116| 评论: 0 |来自: 网络

简介:2016年天津设计周期间,黑川雅之家具新作发布会《WORKSTYLE》在巷肆创意产业园举办。发布会之前,黑川雅之先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A:黑川雅之 Q:黑川先生的不少作品都是方和圆的形状?这么做 ...

2016年天津设计周期间,黑川雅之家具新作发布会《WORKSTYLE》在巷肆创意产业园举办。发布会之前,黑川雅之先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A:黑川雅之

Q:黑川先生的不少作品都是方和圆的形状?这么做的起点是什么?新品会延续这种思路吗?

A:我其实没有考虑形状,一件东西映入眼帘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素材、之后是形状,但是形状并不重要,我追求的是它的原型,比如说椅子到底是什么?桌子到底是什么?它的原型是什么?在追逐原型的过程中,思想逐渐浮现在水面。因此一个作品里面,会包含多层的结构,有素材、形态、原型、思想四个层面。我尽量不从形状的层面设计,而是从原型做设计,是无意识的、自然的设计。

Q:能更详细地谈谈本次新作展的关键词吗?

A:可以说范围非常广泛,很难用几句话表述完,简单来说,我们常见Lifestyle这个词,这次我将主题定位Workstyle,即劳动方式。人劳动不是为了钱,而是感受一种创造价值的喜悦,人在不断的劳动的过程中,有一种欣喜在里面,本次展览是为了提倡这个主题,也就是“为了劳动的家具”。

第二个关键词就是自由。劳作实际上是为了自由。哲学家萨特说过一句话,“自由是痛苦的。”这种痛苦并不意味着人没有责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提倡的人的劳动是一种自主、自发出现的,而且带有无限大的责任感的。因此,自由也是我这次家具展的关键词。

第三个关键词是美。美到底是什么?人活着就是在不断寻找美的过程中,你可能会发现一些美,发现之后你还会想寻找更深层的美。比方说本次展览中,我们有空间、家具、照明,所有都是为了我寻找美而设计的。并不是我发现了美,把它设计出来。美是目的,而不是答案。

第四个,从产业的角度,你也可以认为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讲,现在有很多工业产品都是Made in China,我希望将来大家会以Made in China为自豪。当然,目前中国生产技术上、意识上和国际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希望本次展览有一定的教育作用,希望将来Made in China是让人自豪的。这就是我这次展览的初衷。

Q:这次展出的新品中,中国制的比例是多少?

A:95%Q:跟中国产业的对接时,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A:太多啦。首先就是,你好不容易画出了一张设计图,但是中方的制造人员根本不看设计图。所以生产出来的很多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比如你们坐的这把椅子(Zo椅),这把椅子完全是日本生产的,日本的工人会按照你标注的尺寸来做,而且可以剪裁地很得体,缝制地特别好。其实我也曾经拿到中国做过实验,委托中方来制造,但是尝试了无数次,总是不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要不就是缝制的时候有很多褶子,或者是裁剪地对不上等等,很多问题。所以中国生产的这款椅子,还是不能拿出去卖的,我们拿来中国销售的,都是日本生产的。

比如说面料,中国生产的皮料质量是不错的,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但是一些布艺的部分,还是从意大利进口的。除此之外,椅子腿的轮子、上升下降的功能键,这些部分,中国做的还不够好,所以是从德国进口。所以说,产品中重要的部件,中国生产还不能达到令人满意,但是椅子表面部分,中国的还是不错的。

Q:刚才老师讲的更多是思想层面的设计想法,本次展览的新品,在素材和造型上的考量是什么?

A:关于素材呢,我更期望用的是那种很久以来我们一直所用的这样一类素材。就像你的朋友,与新交往的朋友相比,肯定是老朋友更让你感到舒服。素材也一样,在长久的历史中,我们人类一直使用的素材,包括皮革、木材、棉麻,我更倾向于使用这类素材。

另外,人有一个喜好,谁家都能看到的东西,我并不想拥有,成千上万生产的东西,我们不希望用。比如说,我们一个桌子,卖了十个,那之后我可能会把它的尺寸改一点,比如拉长一些,或者做宽一些,可以按照客户的要求更改这些尺寸。

Q:此次新作系列中所有的产品都是可以定制的吗?

A:是的,当然并不是每一件都要单独定做,比如说我坐的这个沙发,可大可小,大到能同时坐下两个人,小到儿童可以坐。从一开始,我就把可以调整、可改变融入到设计当中了。

法语中有个词叫Prêt -à-Porter,这是时装产业中常用的词。衣服有定制的,也有大批量生产的。比如我穿的这个品牌“单农”,它是定好尺寸的,但是裁缝可以帮你修改尺寸,这就叫Prêt -à-Porter。我的家具也可以叫做Prêt -à-Porter半定制,即便是批量生产,也可以做出调整。

Q:黑川老师很关注“间”这个概念,这次办公家具中,如何表现了“间”的概念?

A:日本的概念里“间”指的是事物之间恰好合适的空间,人和人之间、物和物之间都是如此。打个比方,击鼓的鼓点是咚-咚-咚,而不是咚咚咚,这就是“间”。沙发和桌子之间的尺寸、空间合适,那么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间”,这个“间”可以代表一种空间感。因此作为一个设计师,我不是在设计一个物,而是设计一个很好的“间”。中国很强调风水,风水里会提到气的流动很好,这就是很好的“间”。再深化一点讲,设计师不是在设计一个物,而是在设计一个“气”。

你要看我的作品,就能发现很多的“间”,比如说在办公家具里面,桌面和桌腿之间有一个很小的缝隙,同样,我这个书架也不是紧贴着墙,而是跟墙有一个很小的空隙。包括沙发,沙发腿和地面也是有一个空间,这里面都是有“间”的概念。

Q:请您介绍一下您的设计特点?

A: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物”,例如桌子、椅子等。我希望在室内设计或者建筑设计中“物”的存在越少越好,给人留有舒适的空间才是最必要的。就像我们东方的很多书画,在作品中都会有很多的留白,这些留白给人以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在室内设计中,空间中的留白则会给人以更轻松、舒适的氛围。

除了留白之外,在我的产品设计中会分为厚和薄两类,越硬的材质我会做的比较薄,而越柔软的东西我就会做的很蓬松厚实。这就像两种不同的女性,有的可能会瘦一些有的则会丰满一些,但不管这哪种,她们都有自己独特的美。

Q:在您所倡导的东方朦胧美学体系中,您曾提出“泾渭分明并不是东方设计最完美的体现,混沌状态反而更契合东方人的日常生活”请您解释一些什么是混沌状态?对于东方美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总结?

A:混沌状态出自《庄子》,故事大意为:南海的帝王叫“倏”,北海的帝王叫“忽”,中央的帝王叫“浑沌”。倏和忽在浑沌的地方相会,浑沌对待他们很好。倏和忽想报答浑沌,见大家都有眼耳口鼻,用来看听吃闻,浑沌没有七窍,就为他凿七窍。每天凿一窍,七天后,七窍出,而浑沌则死了。对于这个故事的解读有很多,我的解读是:混沌原本只是一个生命体,没有理论在里面,对于一个这样的生命体如果强加入一些外在的情感和理论的话会削弱他本身的生命力。反而在他最原生的状态下才会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在现代,我们看到西方世界强调的是存在的合理性,而作为东方人的我们更喜欢能够呈现出事物最自然的形态,这样的思想在《庄子》和佛教的禅意中都有体现。东方人将生命视为珍贵,就像我刚刚说到的混沌状态,其实有些时候并不一定要表述清楚什么,只是那种暧昧的状态就很好。就好像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很难说出自己爱对方的那些地方,这里强调的也是一种感性,一种对于生命的喜欢。

Q:您认为影响一个设计师的设计水准的因素是什么?应该怎样解决呢?

A:我自己在发掘美的过程中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以及各种各样的设计,实际上最终的目的都是在于发现美的存在。但是要评价一个设计师是否有才能,是很难界定的。我认为只要你付出全部的生命力去认真的做这件事就可以了。

Q:您未来还有哪些发展规划,请您跟我们聊一聊?

A:有太多了,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话题。我接下来会创作茶的空间,以及茶桌等,在9月就会对外发布。除此以外,我还会设计图书馆、中式咖啡书屋,在住宅以及家具种类方面还会有所增加。照明范畴的产品也将会涉及。

Q:您的人生哲学是什么?是什么因素影响了您?

A:我觉得对于一个人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我认为美是最重要的。那么你会不断地思考和发掘美是什么,在发掘的过程中,逐渐发现美实际上是生命,而在生命的过程中你又会发现对于一个有生命的人来说,好奇心、意志、愿望非常重要。例如,我想知道什么,创造什么,这种好奇心和驱使你的动力是非常关键的,所以我的人生哲学是:美、生命以及好奇心。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