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地方动态 台湾建筑新闻 查看内容

台湾:著名建筑师汉宝德离世 享年80岁

2014-12-8 20:37|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501| 评论: 0

摘要:   “我做事的态度是很痴的。痴就是执着,长于自我反省。我并不是聪明人,遇事反应很慢。我的长处就是把事情做到底,不完成绝不罢休。”—— 汉宝德   台湾著名建筑师登琨艳曾用“如日中天”来形容20年 ...

  “我做事的态度是很痴的。痴就是执着,长于自我反省。我并不是聪明人,遇事反应很慢。我的长处就是把事情做到底,不完成绝不罢休。”——汉宝德

  台湾著名建筑师登琨艳曾用“如日中天”来形容20年前台湾建筑界的一对师徒,徒弟说的自然是他自己,那位师傅就是汉宝德。11月20日,这位台湾著名建筑师、建筑教育家、文化评论家在台大医院离世,享年80岁。

台湾

  将“现代主义”带到台湾

  汉宝德的姓很与众不同,常常被人误会是旗人或是蒙古人,不过这个“汉”似乎早就为他醉心传统埋下了伏笔。1934年汉宝德出生于山东日照县皋陆村,汉家经商,却鼓励汉宝德读书,他始终记得书香馥郁的老家门上挂着一对红联:“耕读为业、勤俭持家。”

  8岁时汉宝德跟随父母逃至台湾,出于生计考虑报考了台湾省立工学院(现成功大学)的建筑系,可以说走上建筑的道路原非初衷。毕业后的汉宝德前往美国,先后在哈佛大学的建筑系和普林斯顿大学艺术系求学,1950年代的美国正值现代主义晚期,用汉宝德的话来说是“现代主义最后的挣扎”。这使得求学的他一方面吸收了现代主义大师关于建筑理性的探索,另一方面又与之保持距离。结束学业后汉宝德回到台湾,彼时台湾的建筑教育偏重工程,汉宝德任教东海大学后,既将现代的建筑教育模式带回台湾,也有他自己的人文思考。北京大学建筑学研究中心的黄元炤评价说,“汉宝德算得上是将现代主义带来台湾的第一批翘楚,他彻底改变了建筑教育的体系。”他所任教的东海大学,偏重对空间、生活和设计的思考,有别于台湾其他的建筑院系,至今仍算得上是建筑教育的领头羊。

  1978年,汉宝德进入中兴大学,这一时期,他似乎渐渐将注意力由建筑转向了传统,为了对中国历史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在东海大学任建筑系主任的期内,汉宝德完成了台湾第一座古迹维护的工作:彰化孔庙。离开东海以后,他便开始了漫长的鹿港古风貌研究、维护的工作。

  1981年起,汉宝德转任公职,担任自然科学博物馆筹备主任,续接任馆长,以长远的视野为博物馆树立了新的典范。1995年7月接任台南艺术学院筹备主任,至2001年2月在校长任内退休,正式告别二十年的公职生涯。在离世前,他还担任世界宗教博物馆馆长和汉光建筑事务所主持人的等职务。

  提倡建筑落地、本土化

  作为建筑师,汉宝德并不多产,他的作品明显分为两个阶段:早期作品有些是对于现代建筑几何学方面的抽象运用,包括回国之初所设计的洛韶山庄、天祥青年活动中心等作品;后来逐渐转向对台湾传统建筑考察和调研,开始加入传统和地域的特色,最负盛名的就是1984年设计的“中央研究院”民族研究所,运用了大量民族的符号及语言。

  汉宝德视自己为读书人,1972年起就以“也行”、“可凡”等为笔名,在报纸杂志上撰写专栏,一写就是四十多年。他曾说,就算没人看我也要写,这是读书人的文化使命。建筑评论家史建评价说,汉宝德的文字浅显易懂,能够将艰深的结构知识做得通俗,特别受到年轻人的欢迎。更重要的是,他能够从中国传统的知识体系来阐释建筑文化。他创办和编辑了《百叶窗》、《建筑》双月刊、《建筑与计画》等建筑专业杂志,出版包括《建筑的精神向度》、《给青年建筑师的信》、《筑人间—汉宝徳回忆录》、《博物馆管理》、《中国的建筑与文化》、《汉宝德谈美》等作品,亦曾在《中国时报》和《联合报》开辟专栏。

  姚仁喜、姚仁恭、黄永洪、李乾朗、夏铸九、登琨艳,这些在台湾建筑界响当当的名字或多或少都受到汉宝德的影响,被称为“汉门弟子”。然而汉宝德的地位绝非以一己之力钻研学术领域,而是难得地将推动全民文化艺术美誉与生命教育当做毕生志业。“我深信建筑或艺术不应该是神秘而高贵的东西。”借由上世纪80年代以后开始策划的自然科学馆,汉宝德在实践中加强了他对建筑民众化的看法,他相信在人的心灵深处,有不需要学院式教育即已存在的感应能力,而建筑师要做的,就是“寻求百看不厌的美感,同时提供民族感情的满足”。

  2009年汉宝德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谈及争议很大的央视大楼,他说:“那样傲然、超乎城市结构层次上的建筑,我觉得在别的国家不会有。像上述这种设计机会,是不是应该给外国人去表演?这种东西也不是难到什么程度,应该给本国建筑师更多机会。”

  在2010年12月19日晚举行的“第二届中国传媒建筑奖”评选中,汉宝德荣获“杰出成就奖”。但建筑评论家史建认为,关于汉宝德,他的很多作品还没有被正确的认识和得到应有的评价。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现代主义式微的趋势下保持独立清醒,到八九十年代事业全盛期淡出建筑实践投入公众教育,由一位执着的人道主义者转向为现代社会的逸乐取向而高兴,最终走向“大乘的建筑观”,汉宝德永远能在时代的大潮中不随波逐流,领航前行。

  他最后一次露面是今年10月底出席“筑人间:汉宝德八十回顾展”,虽亲自出席,但因身体不适,未上台致词。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