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建筑时空 首页 地方动态 香港建筑新闻 查看内容

香港建一条机场跑道环评耗时两年耗资1亿港币

2014-7-7 00:00|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570|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机场跑道 机场跑道 “这是香港有史以来最详尽的环境评估报告了,整份报告叠起来有3尺高。”6月20日,香港机场管理局主席罗康瑞出席传媒工作坊时感慨。为期一个月的公众咨询同时展开,罗康瑞欢迎市民畅所欲言 ...

机场跑道

机场跑道

       “这是香港有史以来最详尽的环境评估报告了,整份报告叠起来有3尺高。”6月20日,香港机场管理局主席罗康瑞出席传媒工作坊时感慨。为期一个月的公众咨询同时展开,罗康瑞欢迎市民畅所欲言,对香港兴建机场第三条跑道发表意见。
  这项耗资上千亿港元(有传闻指超过2000亿港元)的工程,若建成,将超越港珠澳大桥、高铁香港段、沙田至中环地铁等,成为香港历史上最昂贵,同时也是填海面积最大的基建项目。
  但第三跑道的兴建并非平地起高楼那么简单,光是前期的环境评估便历时超过20个月,耗资1亿港元,涉及12个范畴:空气质量、噪音、陆地及海洋生态、渔业、健康影响、生命危害、水质、污水处理、废物管理、土地污染、景观视觉和文化遗产。
  机场管理局发言人回应经济观察报记者询问时说,环境评估“以高度透明的方式和专业态度,审慎并仔细地研究此计划对12项特定环境范畴的潜在影响”。在评估环境的同时,机管局也提出了超过250项措施,以避免、减少、缓解及补偿潜在的环境影响。
  环评报告的提交仅是个开始,政府还需听取市民、环保团体等各方的意见,最后由环境署决定是否签发许可证。近年随着市民环保意识的提高,有数个大型基建项目的环评被诟病“潦草应付”,甚至有港珠澳大桥因为环评不过关而延误20个月的前车之鉴。第三跑道的环评现在还未到尘埃落定的时候。
  兴建跑道“刻不容缓”
  作为世界上最繁忙的客运和货运中心之一,只有两条平行跑道的香港国际机场现已几近饱和状态。2013年,香港机场客运量超过5990万人次,按年增6.1%,飞机起降量为37.2万架次,按年增5.8%,两个数据都为历史新高。按政府原来的估算,双跑道系统将在2019至2022年间满负荷,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以现在的增速看,运量触顶将提前3年出现。
  航运和航空业每年产值超700亿港元,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约3.7%,和旅游业占比相若。在周边城市积极扩建机场和跑道的背景下,若香港停滞不前,必然直接损害香港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间接也会对整体竞争力造成影响。用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的话说,兴建新跑道“刻不容缓”。
  事实上,香港已不是第一次面临运力瓶颈。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位于市区的启德机场(只有一条跑道)便不堪重负。1992年,位于大屿山的新机场正式开始建造,6年后完工启用,整体耗资约90亿美元(折合700亿港元)。
  第三跑道早于2008年便提出规划,历经政府起草、公众咨询到现在的环境评估,若今年内动工,最快于2022年落成。竞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周边的新加坡樟宜机场已计划兴建五号客运大楼和第四条跑道,广州白云机场(600004,股吧)和首尔仁川机场也计划将跑道数目增至五条。
  避免“一言堂”
  对于第三跑道如何排列,机场管理局先后提出了18个方案,包括配套的客运大楼、客运廊和停车坪的排列方式,最后选出四个方案做详细的环境评估。环评报告显示,跑道向北拓展比向西更佳,然后再从向北拓展的方案中选出对环境影响最小的最佳执行方案。
  香港政府部门将12个方面的环境评估交予不同的第三方咨询机构进行,并公布中标咨询机构的名单和资历,力求获得全面和专业的意见。比如专门评估噪音影响的URS,有专业团队测评机场及航空噪音管理,已为全球超过10个机场做过噪音研究。第三跑道的环评总顾问,是1987年便为中国大型基建工程做环评顾问的莫特麦克唐纳(Mott MacDonald)。与此同时,政府还安排了另一家公司担任环评检讨顾问,避免“一言堂”。在香港,要完成一项大型基建,前期评估和调研需要花掉近1/4的时间。
  6月28日,香港机场管理局举行了两场关于第三跑道环境评估的论坛,共有逾700名市民出席。香港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首席研究员简浩然也参与了其中一场公众论坛。“当天很多环保团体和民众都提了不同的问题,也有专家在场详细解答了疑问,大家的关注点主要是空气质量和填海对中华白海豚的影响。”简浩然说。
  环评报告的结论是,第三跑道工程对周边环境污染不会增加,对中华白海豚和鹭鸟林的影响也可以接受。环评报告一并建议,在跑道以北设立2400公顷的新海岸公园,弥补跑道工程对生态造成的损失。
  当然,仍然有环保团体对此结论表示不满。海豚保育学会会长洪家耀就指出,中华白海豚喜爱在大屿山北面和西面游弋,虽然海豚可以游走避难,但附近的珠江口水域中,香港已是桥头堡,给中华白海豚的退路不多。洪家耀表示,2003年在港栖息的白海豚数量高峰期可达145条,但现在观察到的不足70条。兴建第三跑道会令海豚在大屿山北面海域绝迹。
  对此,机管局负责建筑工程环保事务总经理李仲腾回应称,参考上世纪90年代兴建香港国际机场的经验,白海豚会在工程进行期间游到其他水域活动,待工程完成后,又会回来。环评报告建议在施工时采用免挖方法,避免撞击式打桩和水底爆破,减低对海床的干扰。建议还指,避免在3月至6月中华白海豚的生育高峰期进行部分打桩工程,同时,对施工期间工程船只的航速亦有限制。
  虽然已经有了历时较长的评估和较为畅通的环保人士、公众诉诸意见的渠道,但香港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廖明廷和朱兆麟认为还不够。他们说,在台湾,环保团体和当地居民也被邀请参与现场勘察,保障透明性的同时也可采纳多方意见。反观香港,虽然环评报告提交后会有一个月的公众咨询期,但环评报告仅摘要为中文,其余部分都为英文,不利于普罗大众的理解。
  前车之鉴
  环评报告逐个罗列第三跑道对各领域的影响,除了生态环境外,对当地居民的影响也值得关注。
  大屿山人口较少,临近机场共有346间村屋和一间幼稚园,环评报告指第三跑道投入使用后,飞机噪音会向北面扩展,居民听到的飞机噪音约为55至60分贝,对学习和生活不会造成显著影响。报告还建议,第三跑道全面启用后,最靠近大屿山居民区的南跑道夜间将转为备用,这意味着三跑道系统比现时的双跑道更“低频环保”。
  第三跑道环境评估报告对居民影响落墨很多,似在避免4年前港珠澳大桥“环评悲剧”的重现。
  2009年7月,港珠澳大桥环评报告公布,同年12月15日内地工程正式开工。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66岁的大屿山居民朱绮华女士于2010年1月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司法复核,质疑环评报告的完整性和真实性,特别是空气质量指标中未提及的污染物,包括臭氧、二氧化硫及悬浮颗粒。2011年4月,高等法院判决环境署署长败诉,指环评报告未比较大桥建成前后空气污染程度的变化,撤销已批发的环境许可证。港珠澳大桥香港段工程被迫停工8个月。
  此次第三跑道环评报告指出,只要持续推行减排措施,工程5公里范围内的空气质量都可达标。报告建议,在年底前禁止所有飞机在停机位使用辅助动力装置,即飞机停在登机口前都要使用地面供电系统和停车系统。另外,至2017年年底,机场禁区内所有汽车均为电动车。
  香港机场管理局发言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他们非常重视民众的意见,除了法定环评要求外,还会在可行的情况下,评估建造第三跑道带来的其他潜在影响。
  到7月中旬左右,香港第三跑道工程环境评估为期一个月的公众咨询期就结束了,届时第三跑道工程的环评才算是尘埃落定。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