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力:人才培养与新技术

2014-2-2 22:24| 发布者: ccbuild| 查看: 1306| 评论: 0

摘要: 主持人 赵小钧:非常感谢郭总,特别是您提到的责任非常令人感动。特别有这么一句话经常听到,甚至好多发展商说这样话,我们是做作品的,不是做产品的,很多建筑师也是,希望做出的设计是一个作品,最好不要形容为一 ...
主持人 赵小钧:非常感谢郭总,特别是您提到的责任非常令人感动。特别有这么一句话经常听到,甚至好多发展商说这样话,我们是做作品的,不是做产品的,很多建筑师也是,希望做出的设计是一个作品,最好不要形容为一个产品,好象作品比产品来得高级一些,其实我觉得这是对产品的一个误解,我们社会的进步,我们所应用的东西都是产品,我们开的汽车是产品,用的软件是产品,如果用产品这个概念来形成我们建筑设计的时候,最近特别是这两年有很多人在发出这样的声音,比如说万科说他的房子虽然很像一些建筑作品,但是他说他是产品,很多建筑师也谈我们的设计是某种产品,如果用产品这个字来形成我们建筑设计的时候,事实上我们把这个行业,我们做的建筑设计的成果纳入到一个经济社会更广泛,更普通的一种评价标准里去看,这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建筑设计会看到一种我们原来看不到的发展空间,也会为设计,为世界,为我们的市场创造更多的贡献和价值,这一点刘力先生是非常具有发言权的,下面我们有请五合国际总顾问刘力先生做演讲。

刘力:人才培养与新技术

 

刘力:谢谢赵总,原来会议方让我讲的题目是青年建筑师的一些人才培养方面的问题,昨天又希望我讲高科技,新技术,所以我只好把这两个方面结合到一起。
  其实我今天是第一次对着这么多的建筑师来介绍我自己的观点,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建筑师的峰会或者论坛。前面听了很多大师,很多大院的专家讲了很多大项目和专业技术,所以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再讲技术,再来班门弄斧,而且我看了一下今天的主题新建住,新理念,新视角,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角度讲点非专业,非设计的,把这两年在人才市场上遇到的一些困境或者一些问题跟大家探讨一下。
  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恐怕不是我们一家所面临的,整个中国的设计行业都面临着这样一个人才短缺的状况,从企业角度来讲简直就没有办法,因为在市场能得到的人才就是这样。刚毕业一两年什么都不会做,教他三、五年会做了立刻跳槽自己成立一个小摊子去挣钱了,大家知道企业核心就是人才,青年建筑师和刚毕业的学生在这方面确实有非常大的问题。
  首先他在大学里面所学到的基础专业知识,不够他能够应付社会的需求,企业的生产要求甚至他自己谋生。所以进了一个企业之后基本上要从头做起,就是高校所提供的专业教育和企业需求中间有一个非常大的缺口,具体来说第一个方面缺乏市场知识,学校里面的教材是哪年的,他见过哪几个楼盘,对现代开发商所需求知道多少,我们在市场第一线你哪一年不去市场上走一走你马上就过实了。所以房地产市场,房地产住宅产品市场每年都在更新,可是我们的教材,我们的师资,以及学生的知识是很难更新的。

刘力:人才培养与新技术


  第二点没有服务意识。觉得设计是是至高无上的,建筑师的自我表达,自我实现是很重要的。在往细一点说,我们每一个项目最后都要提交方案文本,提交成果文本甚至做一套PTP给人家演示,这个项目的设计说明很少有人会写,现在在我们公司也没有几个人能写,只要他一开口一写上来就是主题思想,设计原则,设计理念,这些要深究一下每个词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同样一件事情分好几章节来说,所以在学校里面没有人培养他的逻辑分析能力,语言文字的组织能力,以及对宏观大事情,比如说我们做一个项目,对一个工程很复杂的项目,前面大师已经讲很清楚了,哪个项目都遇到两难,多难无办法取舍,你怎么样判断,怎么样决策,这个没有人教。
  再就是表达能力,给甲方汇报,给政府汇报,人家就说你别说了,你说一下什么结论,他的汇报完全集中在我的设计怎么做,全部集中在自己的思路上,而不知道人家想要听什么。再说中文,稍微写一个介绍,错误百出,语气强硬,英文不能碰,就是一句话保证你面由错,英文是完全不能胜任最起码的工程需求。比如说某某地,三亚市什么项目保证逗号,前后逻辑在英文里面根本不是你指的这个意思。
  再一个缺乏交流沟通的意识和能力,在内部我们是一个企业,企业中文叫什么?叫公司,第一个字是公,英文是什么,第一个字头是什么,是CO,什么意思,是一个集体,团队精神,你能一个人做吗?前面那些大师讲那些大型公建哪个是一个人能做下来的,跟自己内部沟通不好,经常闹矛盾,对外面甲方也是,如果没有上面老总把关,哪件事情都进行不到最后。
  还有一点现在任何企业,最缺乏的不是技术人才,是有组织能力的管理人才,有沟通能力的市场人才,可是你跟院里面年轻人讲,希望你们多花点精力在关系上,在跟宏观层面上,都听不进去,不愿意,愿意做小建筑,愿意做自己这点事,自己受的教育都给自己限定在很窄的,只关心方案,只关心细节的微观细节,可是我们建筑设计是一个行业,里面缺少各种各样的人才。再往更细一点说缺乏职业形象意识,甚至文明教养都没有。在我们公司里,我们是地个推行穿着西装衬衫、领带,费了非常大的劲,员工抵触情绪非常大,昨天我在人大讲课,我们公司带了几个新来的人去,居然是蓬头垢面,穿着乱七八糟,永远张着嘴,跟民工没有什么两样,这些谁教他,在小学、中学、大学没有人教他,所以我们的行业是一个现代服务业,不是传统服务业做餐馆的,这些礼仪谁来教,谁来教你穿衣服,剃头。
  另外在设计方面,前面都不是设计,更加注重创意,不愿意去解决问题,开发商为什么找你做设计,是因为他有难处,他这个项目怎么样容积率提高,怎么样多挣钱,多卖钱,消费者买房之后怎么更舒适,更节能,你收设计费不是你自己玩建筑,玩艺术,可是我们很多设计师就是要表达自己,不屑于为开发商委托方解决问题他们又提出修改,他们又如何如何了,好象我的设计就不该为他服务的。
  还有受大学里面教育的误导,这些青年学生不知道受什么东西熏陶。我听员工说建筑做到五品,最低是产品,再高一档是作品,一上一档是移品,最高是神品,说中国只做神品的只有一个某某,这样当然追捧洋老师,这是大师对他自己的项目的阐述和调侃。中国人领导、消费者可以被人家愚弄,我们设计师为什么要追这些事情。
  邓小平为什么改革开放,就是因为你落后,落后就要挨打。某法国大师做青岛机场的时候我们中的标,他没有中标。他们做上海机场的时候是跟上海华东院和民航华东院两家合作的中的上海机场,这个机场我们是跟民航华东院合作的,于是这两个中国院长来了围上去,他说我不是某某,他没有来,我是他弟弟,整个把这两个院长晒那了,什么意思?你不用人家了,没有必要,这么功利,所以我看到报纸上站在天安门广场说自己设计的时候,我只是觉得由衷的恶心,我为什么要去追他们,踏踏实实学习国外的科技,别学习洋大师的做法。
  前面讲的问题,我们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承担起职业教育的重任。培养什么?第一条培养市场的研究能力,因为你是为市场服务的,市场缺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做市场研发,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把这个企业变成学院化的研究机构,发布各种研究报告。
  我们在上海成立了一个智库投资顾问公司,这些认不是学建筑,学规划,全部学金融、管理的,他们做的市场研究调查全部搞图表,数据。这是他们最新出版的五本地产策略,从企业与金融城市一直做到商业地产研究报告。
  另外组织人员参观楼盘,甚至我们要求员工回家,在老家把楼盘的楼书拿回来,我们做了很好的数据库,除了市场知识以外,专业技能培训也做了很多尝试,我们每个项目进行评图,我们每周进行学术交流。还有办了五个大讲堂,这是中国第一个网上直播大讲堂,我们有很到建筑师在这里讲过,现在已经办了二、三百场。
  另外我们认为建筑是两大方面组成的,一方面是造型艺术,另外一方面是工程技术,这两方面不能偏废,更深层面还要解决社会问题,文化问题等等,所以我们花大力气去推广建筑的高科技节能,全国现在已经做了20几单,包括很多大型公建项目,这是河南大剧院,后来找我们重新设计一套生态节能。
  这个是做鸟巢体育馆那家做的一个写字楼,全部红色玻璃幕墙,工程非常复杂,每次开工程协调会50家产生参加,成本做到了1.6万,所以重新做里面的生态节能,后面也做了很多高科技的项目,在杭州一个地方就做了很多。因为今天不是一个科技的讲座,这些太细节的就不讲了。
  我组织派员工考察,今年派两批,今年刚派一批去日本,派很多国外大的学院去学管理的设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最后要的是人,而不是要他的技术,所以人的精神面貌对一个企业是最重要的,我们每年年底的评优,除了你的表现产值之外,很重要的杰出贡献,热心管理,助人这些方面跟学校评三优一样,我们更重视技术以外的东西,我们组织很多的活动,旅游。因为我们办公楼在腾达大厦,所以几年来包着受体的场地,每个星期五下午三点开始去哪儿打球,我们还有拓展训练,我们通过这个有很多设计师有非常深刻的体会,在这之前想都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知道你对团队的依赖,人和人之间的配合是如此重要。节日晚会也是五合一的一个特点,各个室都做自己的节目,居然拍了一太猫的音乐剧,这是市场部。
  大家可以注意到了由于房地产市场的洗牌和整合,只剩下一些大的财团,一些小的开发商,你有几个亿的资本在北京很可能一个亿都拍不到,最近有很多人跟我们接触,有很多员工出走的开始回流,我也想他们为什么要回来,可能经过市场洗牌之后只剩这几家大型的公司了,他又不想进国营院,他不想做小摊子和夫妻店,他只有这几家可以选择。企业在人才培养方面得到了好处,我们也延伸出来,比如说我们设立奖学金,到现在为止受益的人数达到一、二百人。
  我们和世界建筑举办了世界建筑大奖赛,题目就是公交站的设计,另外在大学里面任教。所以五合是做具体的事情,是为学生和青年建筑师提供一个发展空间,你得教他怎么样谋生,但是这个学生、人才不管他离开五合还是走得多元,迟早都会对五合带来好处。我们最近收购国内一家设计院,所以使五合的总人数在中国已经达到了500人,我们也非常欢迎各位设计师以及你们的朋友,愿意加入五合大家庭的都可以联系,以上是我一家之言,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主持人 赵小钧:非常期待大家有什么问题问一下刘总,因为刘总其实在中国建筑界很早以前就发出跟我们现在学术界或者专业人士所发出的声音,这个声音我坚信是市场需要的声音,而且按照这个方向发展至少是我们学建筑,学建筑这一类人群里面的发展方向,但一定会越来越对社会显得重要。在座的有没有人想问一下刘总,因为他的企业做得非常好。我问你一个问题,五合国际还是业内比较关注的,能不能介绍一下公司的境况,最近做了什么事情,有什么动向和趋势。

刘力:我们不是大院,没有非常好的政治背景,所以说白一点这些国家级大项目很难抢到,开始也做了一些尝试,也投了一些项目,后来明白背后不是一家院能够搞定,所以没有这样的实力,所以只好到市场上去做住宅来维持生存,以后在公建或者更高端项目上发展,现在还处在谋生糊口的阶段。

主持人 赵小钧:直接问他可能用很谦虚的口气来回答,我问一下问题,这两年你捕捉到市场的变化跟前几年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刘力:我觉得变化非常多,一个是作为房地产商现在制止剩下一些巨头了,未来房地产行业只会剩两类公司,一类是靠资本型的,中国大的开发商基本上都是广东来的。另外一类就是有土地资源的或者政治资源的企业,夹在中间不上不下要么是往二、三线城市走,要么退出市场,要么加入别人。所以这些大企业就不在需要小的设计公司了,因为我有很多朋友开小摊子,人家说请吃饭可以,但是我项目不能给你做,我上面有老板和董事会,我没有办法交叉,所以房地产行业的整合肯定会带来设计市场一个洗牌,而且过去房子很好卖,什么样都可以卖掉,以后肯定不是这样,特别是未来还有股市等复杂的因素。
  另外洋设计和洋大师的高潮也过去了,现在很多开发商一句话就是找过洋设计就不会找洋设计,就是吃亏上当就这一次了,我觉得中国建筑师有很大发展空间,但是你一定要看准了靠什么在市场上吃饭,光靠着当大师的梦想是不行的。谢谢。

主持人 赵小钧:我还想问一个特别敏感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想请您说一下,因为在业界里面,圈里面互相都认识,刘总在媒体上认真做过自己的广告包括自己的形象,业内就有很多人评论,但是我相信刘总您绝不是仅仅出格风头,露个脸创造一个知名度,这样目的去做这样事情,这样事情需要很大勇气去做,你能不能把这件事情的心路历程或者说内心怎么想的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相信这对很多年轻建筑师有借鉴意义。

刘力:广告是干什么的,就是让别人认识你,你一个小的团队怎么让人家知道你,所以打广告的目的就在于此,对小企业有意义,对大企业比如说北京院,华东院本身就是品牌,中国最大,他不需要打这样的广告,既然有需求,你就去做。至于别人怎么说,我觉得你首先是个企业,你得生存,不能老这么清高,觉得自己设计师打广告过于商业化是不是掉价,你没有饭吃就别想那么多了。
  另外打广告说什么,不能讲五合国际地球人都知道,这个不像话,知名度不等于品牌,芙蓉姐姐恐怕知名度最高,但是没有几个人喜欢找他代言。但是广告里面说什么,设计可能是技术,企业可能是一个服务,最后可能要靠一个观点,没有就说,没有只好说本企业地球人都知道,谢谢大家。

主持人 赵小钧:谢谢刘总。

 

刘力:人才培养与新技术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